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六章 兄弟
    符舒阳没有出现,李贤自己却走不出黑色的死气牢笼了,由北洲起始,自东洲边界终止,以两地万万里范围做牢笼,虽然还未看见有何凶险之处,但只是如此恐怖的阵势,就令人心胆俱裂。

    这或许的确还不是完整的九天十绝阵,但仅仅只是此凶阵之一角,李贤已经有些束手无策之感,只因不论他现在是毁掉身为根基的石窟,还是强行的去摧毁那些黑色的阴死之气,都完全办不到。

    身为起始根基的石窟已经在触发九天十绝阵的那一刻完全失去了意义,这是一座不定阵,阵脚都无从下手。而摧毁阴死之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九天十绝阵成型之后,不但本身的阴死之气庞大异常,而后还不断的从外界聚集着死气加入,进而扩张。

    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整个天罡界都将被笼罩在这九天十绝阵之内,到那时死气横行,草木凋零,人畜都将受阴死气影响,甚至到达一定程度的死气之后,连修士都将陨落。

    符舒阳这不是要杀光虚界修士,而是要将整个天罡界都毁掉,甚至就连他身后一直支持着他的天罡界遗民,也不会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不过现在在原地干着急也不是办法,符舒阳一心想躲的话,以其空间规则的能力,李贤一时半会儿还真难发现,而九天十绝阵已然开启,要是不通知北洲与东洲两地之人的话,怕他们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便死掉了。

    将文承的尸体带到盐城,并雇了一辆马车准备运回慧院安葬,可就在这时候,一众手举着“文”字大旗的人们却将他团团围住。领头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见到文承紧闭的双眼与胸口额头上的血窟窿,她的双眼瞬间湿润了起来。

    “大哥,你快醒醒,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到了盐城,家族受难你怎会置之不理,可为什么都不曾回家看一眼?这么多年,难道你还放不下当年之事么?”

    李贤忍不住出声道:“夫人请节哀顺变,天罡界现在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文院长也因此而死,所以我更没有时间♀style_txt;耽搁,请让我带文院长的遗体离开吧。”

    老妇此时根本没心思去搭理李贤,反而她身后的一名中年文士上前,道:“这位上仙是?”

    李贤沉吟一阵,这才抱拳道:“小子李逸,乃文院长身边的书童,不知先生有何见教?”

    中年文士平静道:“人都讲究一个落叶归根,文叔祖乃我文家先辈,虽然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家族,但这么多年来,文家上下都以有叔祖这样的能人而自豪。且,叔祖千里救援,虽然未能成事,而且竟然还因此丧命,这不但说明了叔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我们这些子孙,更因为我们而惨遭不幸。所以请将叔祖的尸体交给我们加以安葬吧,这一是为了我们能够赎罪,二也是为了能够激励后辈,现在的文家需要一个精神榜样。”说着,他跪倒在了李贤身前,随后一众文家子嗣无人再站立。

    李贤虚手一抬,利用元力将众人扶起,道:“各位快快请起,先生说的有理,而且在下没能够保护好前辈,也是晚辈的过失,但此时在各位的上空已经有邪镇成型,要是再不走的话,文院长不但尸首不保,甚至就连诸位的性命也将堪忧。”

    中年文士明显一愣,却不知李贤的言语是真是假,但见着李贤并不像撒谎的样子,而且就算文承死掉了也要将其尸首带回去,由此可见,这个年轻人至少并不是坏人。

    于是他擅自道:“如此,小兄弟这是想要将我叔祖的尸首运往何处?”

    李贤道:“中洲慧院,那里有寒索大阵组成的天然屏障,而且文院长也算是最有资格葬在慧院的前辈了。”

    “如此的话,那我等便举族迁移,一路护送叔祖可好?”

    李贤面色为难道:“不瞒诸位,此次的凶阵范围之广,世所罕见,因此我不得不分别去北洲与东洲的王庭一趟,如果在带上诸位的话,怕时间已经赶不及了。”

    中年文士笑道:”上仙无需担心,虽然我等本事平平,但当年也是独自去中洲来回走过,你大可去办你的事情,叔祖的尸体就交给我们护送吧。

    李贤一番思索,终于点头道:“这是我的身份令牌,你到了慧院之后,亮出此令牌,自会有人接应。那么,我们就此别过。”

    中年文士点头道:“上仙一路保重。”

    李贤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后他身影一晃,便已然消失在原地。

    人死不能复生,不过是一杯黄土,而且此刻情势危急,即便明知让那些文家人护送文承的尸体不安全,但他也没心思再去操这样的心。

    李贤不可能去通知每一个人,唯一有效的办法便是将此消息传给各洲的掌权之人,在由他们去解决。而此时北洲与东洲之间,李贤首先去的便是东洲。这倒不是因为东洲是他朋友赵婴的地方,所以他更在意,而是因为北洲王庭居无定所,要是在出现大量死亡者的情况下仍然找不到北洲王庭,岂不是两洲之人,他都救不了。因此首先将有把握的事情做了,令奉献降低一半再从长计议。

    三天之后,李贤来到了东洲皇庭苍州,事情紧迫,他也懒得去理会什么失礼不失礼了。他直接潜入进了皇宫,并利用神念搜索找到了赵婴所在。

    “什么人?给我出来!”

    “大胆狂徒,到了承国皇都居然还敢放出神念,简直是找死!”

    李贤还没来得及接近赵婴所在的御书房,便已经被十数名圣境高手给围了起来,显然承国这些年的发展比想象中还要好,竟然已经不声不响的凑足了如此强大的战力。

    李贤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这才笑着冲御书房内喊话道:“赵婴,赶紧出来,有急事!”

    “大胆!”

    “大胆的是你们!”

    承国皇都的供奉们闻见李贤的不敬之语,顿时怒火中烧,已经准备出手击杀,但这时候御书房的门却被推开了,赵婴一脸气愤道:“朕让你们观看了多少次李院长的画像了?居然还认不出来,要不是李院长心慈手软,你们以为现在还能在这里呼天喊地的?”

    李贤摆手笑道:“不管他们的事,这事情错在我,是我太过鲁莽了些,不过情况紧急,我就长话短说了。”

    李贤根本没什么客套话,甚至连给赵婴说话的意思都没有,便直奔主题,自顾自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边,末了他长长的舒了口气,道:“九天十绝阵,到现在为止,还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但相信也要不了多久了,所以你们最好快些行事,晚了,估计想逃都难了。”

    赵婴面色凝重道:“九天十绝阵,我好像在森罗殿做杀手的时候接触过,不过时间太久远了,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符舒阳真的布置出了那样残忍的凶阵的话,天罡界必定生灵涂炭。”

    李贤点头道:“你能有这样的认知实在太好了,那我这就告辞了,北洲那边估计还被蒙在鼓里呢。”

    赵婴面色一愣,不过随即却释然道:“说的也是,你还是快去吧。”

    北洲虽然是东洲的世仇,但两地的普通人却真的罪不至死,登基之后的赵婴虽然做了个绝对称职的皇帝,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失掉了做人应该准守的基本底线。阻止李贤去通知北洲,的确可以并不见血的便将东洲的心腹大患连根拔起,但在赵婴看来,如此行径,还不如真刀真剑的蛮干来的爽利。因此那样的念头只是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便被其否决。

    李贤闻言,忍不住露出一丝真诚的笑意,道:“果然,你还是我认识的赵婴,不容易呢兄弟,保重了。”

    “保重。”

    赵婴像是江湖儿女一般,双手抱拳行礼,这才转身冲着身后的手下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我通知各地官吏,举国迁移。”

    “是。”

    众修士应声,赵婴这才招收令自己的亲卫来到身前,道:“去将丞相与尚书大人请到御书房来一趟,还有张将军那边也特地明人去通传一句,真是的,才去了中洲没几年,现在又要去。这就是国家不统一的毛病,如果是一个完整的国家的话,哪里用的着如此麻烦,所以朕才有心想令大陆一统,这是好事,但好多人却不能理解,偏偏要与朕作对。”

    “皇上,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是因为李院长第一个记得来通知的是你这个朋友吧?”亲卫长着一张娃娃脸,却深的赵婴宠爱,只因这家伙不但是个修行天才,最重要的还是对赵婴的脾气。

    赵婴大笑道:“卓云啊,你这就说的不对了,我与李院长那怎么能是朋友,那是兄弟好不好?哈哈哈,都说帝王寡,但朕却有兄弟,你说这事情是不是太值得高兴了些?”

    “皇上终于有些高处不胜寒了么?”

    “卓云啊,你哪儿都好,就是有时候,不要太聪明,就更完美了。”

    ......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