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三章 谎言
    鬼脸杀王静静的侯在一处石窟洞口,内里传来的揭斯底里的惨叫声他却充耳不闻,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批被送进去的修士了,只因一旦想起来,就连他这个以杀人为职业的杀道王者,都不经为之胆寒。

    符舒阳受伤了,而且是被同境至尊强者所伤,自然恢复起来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至少要是按照正常的修练 恢复,没有个千八百年的,是完全没希望的。但要是在平常的时候,再长的时间符舒阳也不会在乎,可问题却是,虚界人还没死绝,李贤这个修行精进迅猛的怪胎还活着。所以他不能耽搁,也不敢耽搁,而要恢复伤势,除了靠天材地宝与自行调戏修练 之外,最快的莫过于强取豪夺,直接吞噬他人的本源生命了。

    于是,作为天罡界唯一的纯正血脉遗民森罗殿,便充当起了为符舒阳捕捉修士的任务,时间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几乎每天都会有数批修士被送进鬼脸杀王所驻守的石窟之内,鬼脸杀王从来没敢进去过,内里估计早已堆满了尸骨,用尸山血海来形容怕都显得有些不足。

    身为一个天位强者,其道心自然坚定异常,但如此毫无止境的虐杀,只要还有些许人性存在 ,估计也早已经受不了了,可符舒阳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识,实在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森罗殿的杀王总计五人,其中传奇境强者三人,而这三人中,鬼脸杀王实力却稳居首位,所以这样长期驻守在符舒阳身边的清闲位置才轮到了他头上。只是此时此刻的鬼脸杀王,却真想无脑的出去捕捉修士才好,只因每天听到那些从石窟之内传来的绝望的嘶吼声,痛哭声,他自己都快受不了了。甚至他这一年多以来,连睡觉都不敢,他一直都是处于修行状态,只因一旦进入梦境,他总是会梦见那些已经被符舒阳吞噬掉的人们,伸出无数的双手,想要将他一同拖下地狱。

    梦境里无法反抗,他只能无力的挣扎,直到梦醒,他讨厌这样的感觉,这难得就是所谓的罪恶感?可明明吃人的并不是自己呢。

    对了,虽然自己并没有做过任何事,但见死不救,便是最大的罪过。

    他意识到自己的罪过,但一边是无法反抗的符舒阳,一边却是天罡界的宿敌,他却无法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在他心里,其实最希望的事情便是,符舒阳作为天罡界真正 的老祖,堂堂正正的战胜虚界战胜李贤才好,那样即便最后失败的依然是天罡界,他也无怨无悔。可如此不理智的想法,或许也只能在他脑子里闪过而已,至于跟符舒阳正面提出,说实话,他还没那样的勇气。

    懦弱,是的,他感觉自己懦弱,记得当初第一次遇见李贤时,毫无修为的李贤却能够直面自己的威严,并以死明志,再看看现在的自己,他真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忍耐着,等待着,期望着,终于在又过去了不知道 多少个日夜之后,符舒阳走出了洞窟。

    “恭迎老祖出关。”鬼脸杀王当即一拜,即便他心里有所不满,但在面对着这个天罡界唯一希望的老人面前,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由于长期没有见到阳光,符舒阳的脸上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而长期处于如同地狱一般的杀戮当中,更令他的眼睛变成了漆黑一片,他看起来的确已经不在像一个人,而更像是哪传说中的魔鬼。

    闻见鬼脸杀王的声音,符舒阳淡淡的开口道:“并不是要出关呢,只不过这处洞窟已经实在装不下尸体了,清理起来也麻烦,我想也没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于是我打算再换一处地方。”

    鬼脸杀王浑身一震,委婉道:“老祖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符舒阳道:“马马虎虎,也就是一成的样子。”

    “所以老祖的意思是,这样的连续吞噬,还要持续九年么?”鬼脸杀王用不确定的口气问道。

    “放肆!”

    谁知,符舒阳闻言立即眉头一竖,加重语气道:“难道你还要同情这些虚界之修不成?反正我们与他们战斗也要死人,被我吞噬掉同样是死,为何你就看不透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为了你可怜的正义感,我们就要放气 大好的优势么?你还知不知道 我们谁才是天罡界真正 的主人,你还记不记得虚界杀死了我们多少同族,你还清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活到现在的?”

    鬼脸杀王沉默一阵,这才郑重道:“老祖你能够洞察每个人的想法,应该知道 属下并不是那个意思,还请老祖三思而行。杀人手段的确并没有善恶之分,但如何杀人却分善恶,我希望在最后这场战斗里,代表着的是一个身为被侵略者拼死反抗的正义之行。”

    “正义?哈哈哈哈”

    符舒阳大笑起来,他那病态的脸庞却因此变得扭曲,看起来更加可怕。他嘲弄道:“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难道一直以来龟缩不出保存实力的不是你们?难道提出大衍森罗印,令一代代虚界传奇境强者牺牲的不是你们?在背后搅风搅雨,到了现在最后能够收获成果的时候,你来跟我说要正义,你是专门来逗我开心的么?”

    鬼脸杀王再次沉默,只是这一次,他已经找不出理由来狡辩,更觉得已经没必要狡辩什么了,只因符舒阳的话,每一句都说的那么理所当然,理所当然自然坚定不可动摇。

    “你也出去为我捕捉修士,以现在我的实力,只要不是遇上李贤那个臭小子,便是绝对的安全。”

    符舒阳吩咐道:“记住,放下那些不切实际 的空想,不然我不介意 ,将你也化成我力量的一部分。”

    “是。”

    鬼脸杀王应声并退下,独留下符舒阳留在原地,突然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并“哇”的一声吐出好大一口鲜血,像是吐出了胸中的郁结之气,他这才情绪平复了几分。显然融合驳杂的生命本源,即便身为天位至尊的符舒阳,亦不好受。一个人的精神意志毕竟是有限的,但在同一个容器之内,却要装下数万别人的意志,显然是行不通的。于是便需要 融合,这样的融合,比起元力、生命本源什么的实在难的太多,并且无法快速的完成,若是强行融合精神意志的话,只会适得其反,甚至走火入魔变成痴傻的疯子。

    “还差九处,届时不但怨灵大阵成型,本体伤势尽复。李贤,你没有机会了!”

    与此同时,让宋雪舞的残灵体与席梦的孩子融合之后的李贤,并没有随同宋雪舞等人一同离开,而是让二女带着席梦母子先行回慧院等候,而他自己则带着当初窥见席梦胎儿的老人的传音玉顺利的与暗中与之有来往之修,取得了联系。

    此时他正以无名老人的手下的身份,按时来到了约定地点,一处荒无人烟的坟场。只是来了近一刻钟时间了,竟然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接应,难道是因为自己暴露了么?

    李贤本来也打算随同宋雪舞一行回去的,但不巧在收取的无名老人的储物戒指中的传音玉,却在那时候响起了,他顺着那人的话头说下去,当然并没有暴露出无名老人已经身死的实事。于是,很轻易的便取得了联系地址。

    无名老人已经是个传奇境了,但貌似从联系者口中的语气来开,竟然还并不是真正 的头目,如此庞大的组织,却一直隐藏在暗中,实在令李贤都有些不寒而栗之感。想到当初莫名消失的符舒阳,或许正与此势力有关,李贤就不得不去追查下去。要是能够在符舒阳伤势未恢复之前,将其找出来,自然是最好的结局,等其东山再起的时候,怕自己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而宋雪舞与梅逸,则是在了解了情况之后,自知实力不济,到时候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成为李贤的拖累,所以即便她们真的不怕为李贤而死,但也不能无脑的去送死,于是才有了三女带着一个孩子先行离开的事情。

    李贤此时躺在众多坟墓中间,却并没有因为周围阴森森的气氛而噤若寒蝉,反而拍开泥封,潇洒的独自饮起酒来。

    终于,随着他前方的空间微动,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是鬼脸杀王还会是谁?

    “我就猜到会是你,手下的拿下杀星倒是警觉的紧,不然在此与你相会,还真成了死亡约会了。”

    李贤坐直了身体,望着那个看不到表情的鬼脸,摇头叹息道:“我却想不到会是你,更想不到森罗殿之内,竟然还有传奇境。让我瞧瞧啊恩,杀王大人您早已是传奇境了?”

    鬼脸杀王笑道:“请不用胡乱猜测了,在你面前的杀王,虽然的确实力不错,但却是个实打实的圣境巅峰。”他的确不用担心自己被识破,只因他的确实力只是圣境而已,因为符舒阳给他下了禁制,这是现在的李贤绝对察觉不到的。

    李贤道:“胡乱猜测么?那你怎么解释那老头的事情?又怎么解释时至今日,居然还有森罗殿的人与其联系?不要告诉 我,这些,你们森罗殿都不知情。”

    鬼脸杀王无奈道:“说实话,我们的确毫不知情,那是早已被森罗殿除名的一位杀王,当时离开的时候也只是个圣境强者而已,却不想多年之后竟然已经步入传奇境。而且更巧的是,这老头居然在森罗殿里暗中联系到了自己的隔代血亲,于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要不是这次被你撞见,我们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李贤疑惑道:“刚才不是你说,属下机警,所以才发现 的我吗?难道通风报信的,竟然还另有其人?”

    “是一同执行任务的另一人揭发的,而那个老头的血亲,已经在我来之前,被处理掉了,所以才晚到了些时候。李大院长,对在下的解释,可还满意 ?”鬼脸杀王耐着性子说道,说实话,他都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如此低声下气的与李贤对话,简直就像是个嫌犯在面对官老爷一样。

    李贤兀自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水,这才缓缓道:“一切的谎言都变的能够说通了,但那句“人抓了多少”又是怎么回事?一个隔代血亲,哪里有资格说出如此理直气壮的话,抓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打了个酒嗝,继xu 道:“让我来说说我的想法。救走符舒阳的是你们,抓人充当血食为符舒阳疗伤的也是你们,与无名老头联系的还是你们。当时与我联系的人却不是什么无名老头的隔代血亲,而是你们中与其实力地位平起平坐的另一位杀王,只不过中途发现 异常,正好将情况告诉 了你。如此看来,你在森罗殿的地位同样不低,所以我才猜测你也是个传奇境,只是不知用了什么高明的方法故意 隐藏了而已。至于具体的隐藏修为的秘术,相信活过久远的符舒阳,自然有办法让我也看不出,所以刚才的你,特别的自信。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帮助 符舒阳这样的大魔头呢?自然是因为当年留下的天罡界人定然不止一个符舒阳,而是一部分人,他们聚集到一起,成为了混迹于虚界修士之中的伪天罡界人。可笑的是他们本来才是真正 的天罡界的主人呢,但那又如何呢?早已是过去了的事情,难道伪天罡界与虚界的自相残杀,死了那么多的虚界人,这仇还没有抵消?真不希望是你们呢,可是这天罡界,真的有从来都不曾显露过的庞大势力吗?没有的,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像你们这样,一直都暴露在人前的大势力,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其实都不安全呀。”

    “李院长,你喝醉了。”鬼脸杀王冷静道。

    李贤盯着鬼脸杀王的眼睛良久,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道:“也许我是真的醉了。我不相信我自己的猜测,只因我更相信我的眼睛,我相信当年我看到的那个放过我的鬼脸杀王,虽然有些仗势欺人、趁人之危,但却不失为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我相信人的本性是难变的,所以我眼里的鬼脸杀王,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因此,你说的解释我就接受,我说出的猜测,请也只当是一顿酒后胡话,忘了。”说着,他起身朝着远处走去,只是身影显得有些落寞。

    只此一次,下一次战场见。

    鬼脸杀王握紧拳头,却终于还是没有叫住李贤,良久他才呐呐自语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老话的确是这么说的呢,可是眼睛有时候也会欺骗自己的。老祖说的对,森罗殿已经回不了头了,我身为森罗殿当代殿主,更是没有退路可言。就让我们在最后的战场上,一决胜负。”

    一下“极品剑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