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可笑的真相
    严铮死了,至少这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件极其振奋天罡界士气的事情,但李贤在接下来的战斗里,却愕然发现,其实自己的蛮横破局,终究还是太过粗浅了些。

    十四人组成大阵的时候,就像是将十四名传奇境修士结合到了一起,不但攻击力倍增,就连防御也依然滴水不漏。本来以为像这样严密的大阵,要是其中的成员一旦死掉一个的话,就定然会像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样,变成一盘散沙。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余下的十三名传奇境修士,非但没有乱掉阵脚,反而在严铮死掉后的第一时间,相互配合着,组成与刚才类似的阵法,不过此时却仅仅只有十三人。

    同样的阵法,十三人显然并不会有十四人组成的攻守大阵威力强,但比起此时李贤强行击杀严铮所受到的重伤,到底那一方赚到了还真不好说。

    想到此处,他忍不住眼神一凝,显然如此无脑的继续战斗下去并不明智,虽然确实也能够拼死好几个传奇境,但那怕自己只有漏掉两个,甚至一个,都有可能为天罡界带去无法想想的遭难。

    说起来,今次的战斗规模并不算很大,天罡界是因为一次次的去施展大眼森罗印损耗了人才,而虚界则是因为灵气枯竭,让后辈人才凋零。所以此次的战斗,谁也没有提出前去星空大战,再则,天位境与天位境之间的战斗,到现在为止,还不曾在天罡界发生过真正的碰撞。

    一方是不愿意伤害自己的家园,而另一方则是不想伤害可能是自己以后的家园,因此双方虽然未约定什么,但却都下意识的在天空里交战。

    可是既然此战已经无法避免,随后还可能蹦出更为可怕的敌人来,李贤觉得现在可没时间跟着这些传奇境耗费时间。招式威力大就大把,归根结底都是想要整个天罡界,要是自己毫无顾忌的出手,那个幕后之人,应该也会坐不住的吧?

    想罢,他深吸了口气,手中的赤线更是在他强大的念力加持下,伸长到了实数丈。灼热纤细的赤线,携带者恐怖的剑压,被李贤握在手心,而赤£±style_txt;线周围的空间更是不停的扭曲起来,仿佛是沸水一般,肆意的翻滚起来。

    见此,就连十三名传奇境修士的攻击都不经为之一滞,只因他们每个人,此时都感觉到了真切的死亡的味道。

    “散!”

    不知是谁先开的口,于是十三名传奇境修士在第一时间便分散开来,但在他们之前,赤线却已然斩落。

    十三人,瞬间便有四人定格在了半空里,他们便是恰巧站在了一条直线上面的修士,而这样的定格时间并不长,只是须臾的时间之后,这些人便化成粉末,消失在空中。

    当然,这只是赤线经过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它所经过的是下方交战着的传奇境以下的虚界修士阵营。于是便可以看到,有的人正准备冲上前线,自己的身体却化作了两半,有的人正想举起刀剑,却发现自己的手连带着剑不知何时已经朝着地面坠落,更甚至有人终于挣脱了战圈,终于以为可以到后方恢复后再战的修士,却愕然发现,自己的生命迹象在一瞬间便消失了......

    太多的错愕,太多的不甘,太多的恐惧,太多的怨念,只有在少数人感知中,有一道长达万里的剑气斩落,于是那条线上面的所有生命,都唯有陨落。

    这就是天位境界的强者,这就是即便传奇境都无法比拟的强大,只因谁也跟不上这样的速度,谁也无法阻止这样的强横攻击。

    可,这些还不只是李贤的最终目的,这一剑他用了全力,出手之后他也不曾放松一丝警惕,他直直的盯着下方,感知着那即将要切开整棵天罡星的剑气。

    这一剑的威力,完全可以将整个天罡星切开,这便意味着毁灭,将存在于此时战斗中的所有人一起带下地狱,其他传奇境修士多少也猜到了这种可能,所以即便现在是攻击李贤的机会,他们亦呆呆的盯着下方。

    他们知道,李贤这是在宣战,向他们的擎天老祖宣战。

    “你既然想要夺得天罡星,那么就一定不能让我毁掉,所以我要战,你逃不了。”

    李贤虽然没有说这样的话,但此时只要能够感受到赤线剑气轨迹的修士,都已经明白了李贤的意图,他们只希望,擎天老祖不要这时候置之不理才好。

    近了,更近了,这本来只是瞬间的功夫,但在明白人眼里,却仿佛相当漫长,终于赤线来到天罡星地表不足千丈的距离,只需再过一瞬不到的时间,一切都将结束,所有人的心都不经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可却终究还是没能感受到丝毫天位境强者的气息。

    传奇境强者们纷纷露出一副惋惜之色,而李贤却满脸的错愕,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蓦然,已经切割进地里不知多深的赤线,却突兀的泯灭消失。一直感受着自己剑气推动的李贤,自然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样诡异的变化,但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是何情况的事情,他却突然瞳孔收缩起来。只因那道刚才消失的剑气,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近前,此时真不偏不移的朝着他的脑门斩下。

    好在经历了消耗之后的剑气,不管是在威力还是速度方面都有所减弱,再加上一直谨慎的戒心,李贤才得以侥幸逃脱这道诡异的攻击,不然真可能连敌人的面还没见到,自己便已经死掉了。

    “好久不见。”

    这时候,终于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李贤的眼帘,那竟然是符舒阳的样子,高大魁梧的中年大叔,却生着个落魄相,实在是个令人记忆犹新的人物。

    李贤感受到来人的气息,忍不住出声道:“你还算是符舒阳么?”

    来人笑道:“符舒阳这个名字不错,而且和我有些渊源,你倒是能够如此叫我。”

    “那么,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原因吗?”

    “怎么可能是因为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是想要是真没有我的存在,天罡界这一战还怎么打?怕是在虚界降临的第一时间,便已经被屠杀一空了吧。要知道,当初阻止他们脚步的慧能和尚,也是在听我的指示办事的。”符舒阳一脸冤枉道。

    李贤却不以为意的继续道:“但你明明已经在外名的某颗星球成就了天位,却龟缩着到此刻在我的逼迫之下才肯露面,让天罡界与虚界厮杀。从这一点来看,其实你一直以来的目的都很明确,那就是哪一边也不帮,你只不过想要看到一场能够同归于尽的站到罢了,所以在努力的均衡着两界的实力。”

    符舒阳拍手道:“所以呢,难道你现在知道了这是我的愿望之后,就准备放过这些传奇境修士,与虚界和解了么?”他指着那九名此时已经满眼呆滞状的虚界修士,又摇头笑着望着脚下已经再次厮杀起来的传奇境之下的人们,接着道:“但你看看,他们已经无法再释怀了呢,大局已定了呀。”

    李贤很是不解,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两界厮杀,难道留下你一个人的世界真的有意思?”

    “一个人啊?的确很没有意思,但比起跟你们这些仇人共存相比,我却甘愿永远都孤独的一个人活!”符舒阳眼中闪烁着仇恨,显然到现在为止,真的已经没有必要在遮掩什么了。

    李贤诧异道:“仇人?虚界与天罡界难道都是你的仇人?!”

    “很不好理解么?其实很好理解吧?”

    符舒阳玩味的笑道:“是呢,我是天罡界人,是天罡界五代之前的至尊,但早在五代至尊战之前,天罡界便已经被虚界彻底灭绝了。但可笑的是,已经称霸了两颗星球的虚界人,却因为其至尊强者与我一战之后,身受重伤死去,两界因此再一起成为了陌生的星球。于是很多年后,两个在黑夜里摸索前进的陌生人再次发现了彼此,天罡界历史上第一代至尊战便因此开启。如此一代又一代,你都不知道,当我见着这样的历史之后,眼泪都笑出来了。”

    “所以呢,这一次次的大劫,其实都是虚界在自相残杀;所以呢,不论是虚界的语言还是修为境界什么的,也跟天罡界大同小异;所以呢,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唯一活下来的天罡界人!”

    其他的虚界修士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在他们眼中如同虫子一般的下等人,竟然便是早先入侵天罡界精英者的后代,而自己更甚至自己的祖先们,誓死拼杀的对象,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人。这一定不是真的,那个叫符舒阳的家伙一定是个骗子,欺骗两个天下的大骗子。

    李贤同样内心震动,但总算他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天罡界人,对于这样的局面,还是能够接受的。比起已经过去的陈年往事,他此时更在意的却是一件事情。

    “擎天老祖,现在还活着么?!”

    ......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