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记住了
    雨魔脸上已经露出了惊恐之色,这是完全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人才会有的表现。而作为另一方的攻击者刘老魔,见着此时此刻雨魔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经露出更加猖狂的大笑。

    对,就该是这样,怪怪的,恐惧着,被自己彻底撕碎。

    他的嘴角扬起很高的弧度,但却在就要落下自己曲指成爪的手掌之时,他的表情,他的动作,甚至他的呼吸都像是在一瞬间被停止了一样。

    “噗”,一声不大的声响突兀的响起,在原本被四散的劲气吹的显得很是糟乱的环境里极不引人注意,但却像是一场戏曲的终止符一样,在这一声轻响之后,万籁俱寂。

    那是因为刘老魔的脑袋上多出了一个血窟窿,从侧面贯穿了整个头部,那是一道白色的光,那是一招强大的剑,突兀的出现,又神秘的消失,仿佛从来就不曾出现过一样,唯有刘老魔此时那兀自滴血的脑袋在证明着那剑的存在。

    这是李贤的时间领域与宋雪舞强大的实力结合才发出的一剑,于是出人意料,只因他们不但是第一次合作战斗,而且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此剑的威力,刘老魔又↘如何预知?

    刘老魔的确想不到,甚至根本已经对在场所有人都卸下了戒心,只因就算是最强的宋雪舞也不是认真起来的自己的一合之敌,又何足为虑?不过,事实证明,他低估了宋雪舞的实力,也低估了李贤的脑袋。

    每每午夜梦回,总是噩梦,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根本就不是关于自己的梦,而是那些被自己杀死的敌人们的梦。

    他杀过很多人,有着太多人的记忆,有时候他都会怀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自己?好在,关于哥哥的仇恨还鲜明着,让他不至于迷失了自己,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活的很痛苦很孤独。

    可是自己如此艰难的活到现在,怎么甘心就因为自己小小的一次失误,就让自己真正走进地狱?

    不能死,自己是活人墓中的最强者,怎么可以死?

    他的身体开始苍老起来,甚至看起来比原本更老,他的气息也在下降,根本已经不在像一个修士,他成了一个普通的,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死去的老头子,但他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他跪坐在地上,兀自傻笑道:“躯体转生术,一次转生一次重生,可是在现在这样的环境里,一次转生却只能让我的元力耗尽,你们...赢了。”

    怕死,每个人都会,但刘老魔却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怕死。本来坚持着战斗下去,杀死李贤等三人的话,三人的元力是够自己一次转生的,但在他受伤的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脚突然就传来了钻心的痛苦,他居然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挪动自己的双脚了。

    “我们赢了?那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宋雪舞冷冷的朝着刘老魔走近,想要一掌了结了这个可恶的老头子,却意外的被李贤捉住了手腕。

    李贤冲着宋雪舞摇头道:“我想,我们都不必再要这老头的命了,只因要是你们有过体验,就绝对不会希望,在这样的环境里,杀死任何人。”

    宋雪舞闻言一愣,但却选择相信李贤的话,缓缓的收回了手。

    雨魔傻眼的望着两人的举动,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本来打算趁机踹刘老魔两脚的心思也不经悻悻然的暗自压下,他快步来到李贤与宋雪舞身边,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见着他是个老头子,就忍不住想要大发善心吧?要真是这样的话,你们先走开,我来做这恶人。”

    李贤苦笑摇头道:“在这里杀人,的确能够得到被杀者的全部元力,但也有一样附带品,那就是被杀者的记忆,非常非常清晰,甚至如同身临其境的记忆。这要是对于一个无恶不作的魔头来说,是战斗经验与武技招式提升的最佳接近,但对于一个还有些人性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还好,连锦前辈的为人还算正常,但这位刘老魔,我实在不知道谁会有勇气去杀死他。”

    雨魔闻言一愣,望向刘老魔此时颤抖的身体,不经倒吸一口冷气道:“你的意思是,这个老鬼脑子里,装着无数人的记忆,要是我现在杀了他,那些不管是好的、坏的、悲伤的、高兴的记忆统统都会钻进我的脑袋,而且自己还如同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李贤点头道:“我现在,都有种想留下来,一直守着我们身后这间小屋子的冲动。”

    雨魔后怕道:“还好刚才自己没有冲动,不然我泄愤的去踹两脚,万一把这老家伙直接给踹死了,那真是遭罪了。不过,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将他养起来吧?可是我们一旦将这老家伙赶出去,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去受这样的苦的,毕竟这里是活人墓,这里的人已经都变得有些不怎么正常了呢。”

    李贤皱眉一阵,这才笑道:“就让他在这里,相信他想走现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在我们这里,谁还敢在我们面前动手?让这老家伙自生自灭,谁也怪不得,其记忆自然不会再传给任何人。”

    “好办法。”

    雨魔拍手笑道:“像他这样的家伙,真是动手都怕脏了自己的手,让他自生自灭,简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宋雪舞望见身边两个贱笑不已的家伙,忍不住一脸嫌弃的退后几步,真是...本以为李贤是出于同情,同时又不忍让自己双手沾满血腥的,却不想这家伙居然会是如此恶毒的心思,更要命的是,雨魔竟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实在太邪恶了。她决心要与身边的两个人保持距离了,虽然并没有任何旁观者。

    自此,刘老魔变成了李贤院子前的一个透明人,谁都不曾理会他,更没人想要杀掉他。侥幸活下来的刘老魔,在听到李贤等人竟然打算饶自己一命的时候,简直都要偷笑出声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高兴却慢慢的平淡,甚至到最后他真想要求人来杀掉他算了。

    修为尽失,导致了即便转生成功,却无法让自己已经坏掉的双腿复原,饥饿、孤独、还有那些令人疯狂的记忆乱入,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原本脆弱不堪的身体。

    这是一个强者的耻辱,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死法,所以他绝不让自己就这样死,所以他却坚持着一天又一天。他脑子里的记忆很多,但像现在这样,如此刻骨铭心的仇恨却还是第一次。他想要李贤等人也死,而且死的比现在的自己还要凄惨,还要毫无尊严。

    所以他坚持着自己不死,并不是还想着自己能够东山再起,他只是在等,在等一个来杀死他的人。他相信。像李贤这样的傻瓜绝对不会太多,一定有人会愿意来取走他记忆里丰富的宝藏,况且这里还是活人墓。

    他坚持的越久,对于李贤等人的仇恨就越深,到时候那个杀掉他的人,即便原本真心只是想要得到利益,到最后也会成为李贤等人的敌人,对于这一点他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他拼命的坚持,拼命的仇恨,可是即便他的精神还有这样坚持下去的能力,但他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十天前,他终于躺在了地上,他眼睛漆黑一片,目光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有意思的刘老魔,好久不见。”

    一天夜里,终于一道调戏的声音在夜色里响起,刘老魔不去看也知道,来人正是自己的老对头,陈婆。

    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动身,只因他什么也不做,陈婆一定也能够知道他此刻在想着什么。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而是自己的对手,这话本来就一点也没错。

    “本来还想等着让你放弃了仇恨之后,再来取走你性命的,但现在看起来,你的决心很不小呢。”

    陈婆从夜幕里露出身影,居高临下的望着此时躺在自己脚边的刘老魔,忍不住讥讽道:“当年你要是不想着杀掉我来提升实力,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这是自作自受,你这个愚蠢的老东西!”

    刘老魔平静的望着陈婆苍老的脸,不觉间有泪水从眼角滑落,人之将死其心必善。

    陈婆蹲下身子,而后用手握住刘老魔的脖子,道:“估计上辈子我一定是欠你的,你的仇,我记住了。”说着,他缓缓的握紧自己满是皱纹的手。

    刘老魔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从喉咙里艰难的吐出了三个字便彻底没了生气。那三个字并不是“谢谢你”,而是“对不起”。

    闻见此言的陈婆不经手腕一僵,但她还是决定结束掉刘老魔的生命,因为她知道,这样子的刘老魔,即便有活着的机会,他也绝不会需要,因为她知道,刘老魔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但却是个很有骨气的混蛋。

    比起你这个混蛋老东西,其实我更傻,对不对?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