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四号分身
    与柳天一战之后,陈家损失惨重,九名执事只剩其三,五人长老团更唯一留下一人,虽然陈非尘是个家族归属感不强的人,但此战之后,他脸上那总是豁达的笑容也不经悄然消失。

    “真的要走了吗?要不再多住些时候,我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还没来的及与你们分享呢。”

    李贤转身朝着试图挽留他们的陈非尘,道:“陈兄,此次让你家族受损,实在心里惭愧,敌人不止是一个,要是他们还不肯放过我这个目标的话,或许下一次还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再则,我本意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因为真正的敌人已经越来越近了,我改回到我该去的地方了。”

    陈非尘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性子,见李贤心意已决,便转而道:“说实话,我连对自己家族都不太上心,什么毁灭天罡界的事情,我更加没心思的理会。但正如这次一样,当我真正失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身后有着一个这样一直默默支持着我的家在。所以,我想其实我并不是不在意,只是习以为常,习惯到已经意识不到它的重要了而已。以后,我会更◆加拼命的修炼,为了家族,为了以后的天罡界,希望三百年后,我们还能并肩作战。”

    李贤大笑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将来引导整个慧院的男人,怎么可能被虚界的小虾米打败?”

    蒙小白望见两个口气比牛还粗的男人,不经露出了一丝笑意,至少此时的李贤看起来并不颓废,这已经足够了。

    告别陈非尘,又经过了狗不理镇,不过此时却比当初见着的情景好上了太多。沿街的商铺纷纷开张,街道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最重要的了,人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你们是...恩人?!”

    “乡亲们,是大恩人,他们平安回来啦!”

    “在哪里,在哪里呢?”

    ......

    见到李贤与蒙小白走进镇子,顿时老老少少都围了上来,他们知道这两个年轻人便是整个镇子的救命恩人,多的话也不知该如何说,他们只是一个个默默的跪在了地上,以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里最为热情的感激。

    “好好活下去,陈家不会再来了。”

    李贤畅快的饮了口酒,而后伸手搂住手足无措的蒙小白,便身影一晃离开了场中。

    店小二远远的见着李贤与蒙小白离开的场景,脸上忍不住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他又换上了自信的笑容,自语道:“本来还想给你倒杯酒呢。”

    红着脸被放下来的蒙小白,跟着李贤走了好长一段距离,这才忍不住回过神来,道:“夫君,你有目的地可以去了吗?”

    “啊,当了这么些年的甩手掌故,是该回去了。”

    “回去,难道...夫君还有家在?那有没有父母什么的?还有,你们异洲男人要是被人知道娶了一个蛮族媳妇,会不会笑话你......”

    李贤望见不知所措的蒙小白,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道:“看来夫人是害羞了。”

    “才...没...有。”

    蒙小白一字一顿,道:“想我大族族长千金,怎么可能会有那些小女儿情节?我只是在担心...担心万一你的朋友亲人,要是太喜欢我,到时候书圣的问题解决了,舍不得我离开怎么办?”

    李贤点了点头,便是认同,这才接着道:“这些问题你就不必担心了,因为他们一般都不会顾及我的感情生活的。”

    梅老头等人,当然不会干涉他的感情生活,就像当初宋雪舞与梅逸的问题一样,只是一想到梅逸,顾及见到此刻的蒙小白,应该会很生气的吧?

    “果然,还是要见父母吗?”蒙小白一脸抑郁道。

    “......”

    李贤眉头忍不住跳了跳,这丫头的确是在害羞呢,只是她貌似歪曲了自己话里的意思。也没打算多做解释,因为此刻的蒙小白不但看着挺可爱,而且也安静了许多,这样至少不会再来妨碍到自己喝酒了。

    自己为何要喝酒呢?

    是因为逃避某件伤心的事情。

    那个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名字,那个至今让自己想起还会伤感的名字,可是为什么伤痛越来越淡,名字也越来越模糊,自己究竟不要忘了谁?

    “雪舞,我快忘记你了。”

    李贤停下脚步,双眼不经已经泪水弥漫。明明想要忘记伤痛,但当自己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能够做到的时候,却忍不住更加悲哀。

    记忆是人类活过的证明,不管是喜悦的还是悲伤的,要是一个人只保留了快乐的记忆,而去选择性的遗忘悲伤的记忆,那么真的能够快乐吗?

    李贤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怎样,但他却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真的是同侧心扉。

    ......

    七天后,在确定柳天已没有性命之忧,宋雪舞终于第一次出声,道:“我不会是虚界的罪人,因为比起击杀天罡界天才,杀死传奇境才是最直接的办法,我会拼死一个传奇境,以后的事情,就让老天来决定吧。”

    柳天闻言,空洞的眼神里不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他呐呐道:“你为何要选择去死?是因为李贤身边已经有了另外的女人?”

    宋雪舞摇头道:“我无法被判虚界,更做不到背叛给了我一切的老祖,但要让我面对李贤,我同样无法做到,与其在夹缝里左右为难,死或许已是我最好的选择。李贤并不知道我还活着,所以,我死不死,其实都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虚界一边,相信加上我早先杀死的天罡界奇才与随后将要毁掉的传奇境比起来,我也可以做到不亏钱虚界什么了。只是你,以后就不要再肆无忌惮的活动了,安心的等待老祖降临为你解开禁制吧,亦或者,永远等不到那个时候。”说着,他关上房门离开。

    “喂,千雪,你傻了吗?你的任务还没有完全,怎么能够擅自去死?我不允许你那么做,不允许.....”

    柳天大声的呼喊,却没有一丝回应,他脸色难看道:“你怎么可以选择去死?我又为什么一定要当三百年的缩头乌龟?我不要,不要......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我喜欢的是你,却硬是让我与文姬成亲;我不想离开文姬,却强行让我来到这里再让我牵挂起你;我不想让你死,你却偏要去寻死。不,我不会再按照你们安排的路走下去,你去吧,去死吧,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解开禁制,然后杀死李贤的,我要证明给老祖看,其实我早就能够自主前行了,不需要任何人左右,我比你们更优秀、更值得信赖。嘿,老祖你看到了,对不对?告...诉...我!”

    “他看不到的。”

    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在木屋外响起,一个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缓缓的走进柳天的房间。

    “贱民,你想死吗?”

    “你在说什么?”中年男人一把掐住了柳天的脖子,而后轻声问道。

    要知道柳天虽然被封印了灵体感知,但修为却还在,仍然有着圣境圆满的强悍战力,及时此刻受了重伤,那也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制服的。可就是如此强大的柳天,却在中年男人的手里像个无力还手的孩子一样,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了些。

    柳天双眼一突,紧接着他眼睛里便露出了绝望的恐惧,他太怕死了,只因他还要成为老祖手下最有利的武器,他还要摆脱受人摆布的命运,他还要完美的完成此次的任务,他怎么能死?

    终于,中年男人确认柳天已经不会再做出什么傻事之后,这才缓缓的放开了柳天的脖子,道:“你不想让那女娃死对不对?”

    “不想。”

    “可现在的你却阻止不了呢。”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中年男人阴冷的笑道:“听说虚界夺舍之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期,你的境界貌似不止于此呢。”

    柳天眼神一凝,戒备的望着中年男人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其实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事情是,我有方法能够让你恢复实力,并且赶去阻止那女娃,然后再在这天罡界为所欲为。”

    “什么办法?”柳天激动的问道。

    中年男人缓缓的将手伸进柳天的肚子,道:“那就是,成为我的分身!”

    柳天大睁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腹部的元力核心像是突然被冰冻住了一样,阴寒彻骨,紧接着寒流顺着他的经络游走全身,在经过脑中灵体的时候,他清晰的见着无数的黑色丝线轻易的便穿透了宋雪舞所设下的禁止。

    毫无疑问,眼前的中年男人是个传奇境,但是此刻他却在帮助自己的敌人解除禁制,到底适合企图?还有,明明自己的意识还是清晰着的,为何有分身一说?

    一刻钟之后,中年男人收回手,道:“从此以后,你就是四号了。”

    柳天想要反驳,但却忍不住下意识的应道:“是!”待他说出此话之后,他才终于意识到,中年男人口中的分身为何物,只是已经晚了。

    “现在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柳天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意,“碰”的一声撞塌了他所在的小木屋,便直直的朝着一个方向追去,只因他早已猜到,宋雪舞想要杀的究竟是谁。

    中年男人忍不住自语道:“时间还有些对不上呢。”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