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谁也不能杀他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谁也不能杀他

作品:极品剑师 作者:李闲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柳天是虚界除了宋雪舞之外最强大的天才,虽然因为灵体夺舍之后,实力尚未恢复到巅峰时期,但自身的傲气却还在,多武道的领悟亦还在。他知道李贤只不过是死鸭子嘴硬,但还是绝对无法容忍有人能够对他藐视。

    本来还有心想多玩玩的,但此刻他却想第一时间杀死李贤,让李贤那张看起来就令人厌恶的臭脸,永远的消失在世间。他的确是已经不喜欢宋雪舞,但是却不愿意见着宋雪舞心里想着别的男人,而且还是天罡界的男人。

    他还没有动,但他手里的匕首却已然开始发红,像是被高温烧红了一样,这是虚界独有的神兵利器,天罡界的圣器什么的,在它面前实在显得太过不堪一击,他自己都已记不清到底已经毁掉了多上的所谓圣器。

    武器,是一名强者赖以生存的伙伴,本来坚固异常的武器愕然被斩断,即便是再强大的修士,也会忍不住心神失守的,而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柳天便已经能够轻易的杀死敌人很多便。

    至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兵器被毁后,还能够心境平和者的。不过,这些在面对李贤这个根本就不用武器的奇《葩人才上,显然并不好用,但既然斩不断兵器,但就直接一口气斩掉整个身体便是。

    打定注意,柳天体内元力一鼓,顿时他手里的匕首红光暴涨,而后他另一只手扯住匕首的尖端,并缓缓的扯开。只见原本不足尺长的匕首开始慢慢变长,开始越来越细,终于匕首化作一把足足近六尺的细长尖刺之后,柳天这才缓缓停下。

    他冷笑道望着远处的李贤,道:“炎龙匕最终形态,你是天罡界体验此种形态的第一人,安息吧!”

    红色的尖刺很长,元力加持之下,仿佛能够无限延伸,柳天此时就拿着这样的武器,然后便开始远远的朝着李贤所在的位置斩出一击。

    一道红色的劲气线条,随之一闪而逝,紧接着,大地震动,而后缓缓的裂开,天空里厚重的乌云也齐齐的别分成两半,而作为此次攻击目标的李贤,此时却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当然没有被劈成两半,倒不是他已经反映过来,也不是因为他的身体比圣器还要强,而是因为此时在他面前正悬浮着一柄剑,一柄碎掉的剑。

    那是陈非尘的圣器长剑,此时却已然粉碎在李贤面前,显然在关键时刻,陈非尘投剑救了李贤一命。他的脚下突然一空,身体开始自由下坠,而那被斩成碎片的圣器长剑,此时也像完成了使命一样,朝着深渊里落下。

    脑子里一片空白,太快太突然了,他想不到柳天距离那么远还能攻击,他想不到那把炎龙匕威力竟然可以如此之大,他更加想不到的是,准备对抗的招式被打断,连动用小寸步的时间都来不及。

    强行驱逐出内心里的恐惧,李贤张手一吸便将圣器碎片聚在掌中,而后他脚步轻点落下的碎石,便冲向了远处的柳天。他掌心的圣器碎片开始缓缓旋转起来,并且越来越快,眨眼间已然看不到完整的碎片,他像是正托着一个银色的圆球,在急速前进。

    一击开山,实在太突兀,太震撼了,整个陈家驻地所在的山头,被柳天的一剑一分为二,而首当其冲的李贤更是坠落深渊,生死不知,众人这才算明白,柳天到底有多强,刚才自己等人竟然还不要命的冲上去,简直是自寻死路。

    蒙小白是唯一此时没有恐惧心理的人,只因她此时的内心深处已经被强烈的担心占满,他顾不得前方的危险,趴在还在崩裂的悬崖边上,冲着深渊喊着李贤的名字,泪水不住的从她眼角滑落,她却置若罔闻。

    场中的陈家众修士垂头丧气,已然失去了所有斗志,听到那一声声凄凉的呼喊,更是无奈之极,实力就是一切,输掉了战斗,便输掉了一切。

    陈非尘望着远处蒙小白那悲伤的身影,有心想要上前劝阻,但却发现自己也找不出丁点能够安慰蒙小白的话语,只因下一刻,说不定死的就会是他,他保护不了什么,又何必徒增做出举动?

    “喂,我说夫人,等等再哭行不行?我还没死呢!”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人们只是见着一道银色的流光,从地底冲出,而后便狠狠的撞击想天空里,此时正一脸漠然的柳天。

    柳天很生气,宋雪舞对李贤一往情深,甚至不惜违抗擎天老祖的命令,一直都袒护着李贤,却不想这个李贤居然有惹上了其他的女人,而且在他冲出深渊之时,竟然还叫那女人“夫人”,他绝对无法容忍这样花心的男人来染指宋雪舞。

    宋雪舞是虚界的圣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象征,谁都不可以让她产生感情,那怕是他自己也不行。

    红色的尖刺化作无数红色的线条,然后攻击向李贤所在的银色光线,早已做足准备的李贤,这时候手心内的银色圆球里,也终于喷发出了一道道细小的银色光线。

    银色与红线相撞击,最终双双泯灭,然后在天空里绽放出耀眼的火花,李贤终于得以近身,他手掌一握,顿时一节两寸长短的剑尖便出现在他手里。

    柳天嘴角泛起冷笑,狠狠的一击斩下,顿时李贤手里的剑尖化成碎片,而李贤的手更是出现了裂痕,但这时候的李贤却并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而是微笑着一把握住柳天手中已然力竭的红色尖刺。

    轰,地面陡然出现一处裂纹满布的深坑,只因李贤用手托着柳天,狠狠的将其砸在了地面,劲风吹动着他此时深绿色的头发,显然他已经进入了久违的自然之境。

    他淡淡的望着佝偻在地上,不断咳血的柳天,道:“就只是这点实力了么?”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居然敢直接握住炎龙匕,连圣器都能够轻易斩断的炎龙匕,你居然敢直接用手,而且竟然还成功了,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不可能的.......”

    柳天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起来,看起来他对于武器的依赖,比很多人更强。

    望见情况陡然逆转,陈家众人简直像见鬼了一样,那个看起来落魄之极的酒鬼,本来以为当初强闯陈家驻地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却不想他们只不过窥见到了冰山一角。

    “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吗?冷凝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呢。”

    陈非尘忍不住呐呐道。

    而蒙小白,望着此时深绿色头发李贤,不经一阵失神,原来酒鬼也可以很帅的。

    李贤一边缓缓走近柳天,一边平静道:“若你只是个靠武器才能够战斗的修士的话,很遗憾,你打不过我。”说着,他抬脚便踩向柳天的脑袋,这个人太危险了,而且注定的敌人,留不得。

    柳天低着的头,在感受到李贤一脚落下的时候,终于泛起了一丝冷笑,他曾经是传奇境中期的强者,怎么可能会被一时间自己武器的失力,而弄的心神打乱?即便真的有几分错愕,那也不过只是转瞬间便可以恢复的事情,他在等,在等李贤大意露出破绽的时候,而此时,他认为时机终于到了。

    碰,李贤狠狠的踩下一脚,却陡然瞳孔一缩,只因他的脚踏空了。如此近距离,并且用力还不算轻的情况下,柳天居然能够逃脱,那只能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柳天故意装出来的,而柳天如此不顾面子的行为,当然是为了能够得到更加重要的东西。

    有的人,面子比命还重要,但有的人却是总将生命摆在第一位置,倒不是说谁更好,但显然柳天便是个生命第一的人。

    在李贤踩空瞬间,他便想到了动用小寸步逃离原地,但他却愕然发现,自己的脚居然动不了了。低头一望,便见到一道有着复杂纹路的光圈,此时正牢牢的套在李贤刚才踩下的右脚上。

    “这是虚界独有的重力禁制,刚刚行动仓促,只是施加了十倍重力,不过限制你的移动速度应该足够了。”

    柳天悠然的远离李贤所在的位置,而后笑着道:“不知道,现在我利用炎龙匕斩击,你还能不能够躲得掉呢?”

    李贤尝试着踢了踢,脚踝上像是捆着一座小山一样的光环,这才苦笑道:“虚界之人,要是都想你这样不要面子战斗,我还真是很苦恼呢,比起这些,我真的很好奇,难道你们虚界没有听过领域这东西?”

    柳天瞳孔微缩,虚界的确没有领域,所以才利用禁制这样的东西弥补,但是李贤的速度实在太快,一般的禁制根本就无法真正的打中李贤,所以他才想到了刚才的计策,却不想李贤仅仅凭借此点,便推断出虚界的弱点。

    “不用太多奇怪,因为在你看来,是个不错的优势,但在我看来,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小把戏罢了,因为这跟真正的重力领域比起来,实在太差劲了!”

    李贤脚步一蹬地面,身体变开始陡然加速,小寸步耽误的只是每一次停顿时的时间,却从来都不曾受到重力的影响,他像是空间腾挪,而且越修炼至精深处,跨越度越大,所耽误的时间也就越短。这也是为何当初书圣拥有着重力领域,也无法战胜李贤的正在愿意。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领域或许能够让你发疯,不过可惜的是,你没有机会见到了。”

    临近,李贤直直的轰出了拳头。

    柳天见着行动自如的李贤,已然慌神,但见着李贤的拳头,还是拼尽全力的一击斩下。开玩笑,自己不可能被如此缓慢的拳头打中,这一剑就能够要了敌人的命!

    李贤嘴角的笑意忍不住荡漾开来,这时候他的时间领域终于启动了。

    只见柳天的炎龙匕高举头顶,并缓缓的斩落,而在炎龙匕的周围,已然能够清晰的见到空气产生的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痕,那是空间要被打破的前奏,但需要时间,而柳天的实力还打不到能够瞬间斩破空间的能力,不然李贤的领域在其面前也只能是含恨收场。

    不过,毕竟还没有达到,于是便为李贤的拳头营造出了时间,虽然不多,但已然足以轰飞柳天。

    柳天的胸口凹陷了下去,而后身体跟着弹射而出,其身后的建筑不幸变成了阻挡之物,但貌似没有哪面墙能够承受住此时柳天的撞击。

    李贤望了望方才仅仅是握住了一瞬,便已经将自己掌心皮肉都化为飞灰右手,不经冷汗直冒,还好自己赌对了,不然刚才那一击一旦斩破空间,自己怕就算已进入自然之境,亦无法幸免的。

    突然,他神色一凝,只因他感受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强大气息,等他反应过来追击到柳天衰落的地点之时,见到的只是一处留下了一道人形空洞的山壁,而柳天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竟然还真的有同伴,而且貌似更强!”

    ......

    柳天咳出喉咙里的鲜血,终于睁开虚弱的眼睛,望着身边那道清冷熟悉的身影,缓缓道:“千雪,你怎么来了?”

    “很意外是吗?”宋雪舞冷冷道。

    柳天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但面上却委屈道:“我去杀陈非尘,哪里知道李贤居然在那里,于是我不得不动手。”

    宋雪舞道:“我说过,你不能杀他。”

    柳天痛苦道:“千雪,你怎么能这样?你是虚界的圣女,虚界的未来此时就靠着你和我,那个李贤居然如此强大,为什么不能杀?难道为了他一个人,你就忍心见着我们千千万万的虚界同族,永远消失在虚界?我有预感,这个李贤将会成为我们虚界入侵的最大阻碍,所以......”

    ”够了!”

    宋雪舞突然愤怒的起身,背对着柳天道:“放弃陈非尘,自己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以后如果是遇到李贤,也给我逃快一点,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够赶到的那么及时。”

    “你今天的确赶到的很及时,或者说,你为何不所幸等李贤杀了我,才赶到?”

    “你想要说什么?”

    “事实上,我现在还打不过李贤,但等我修为再恢复一些,那么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的。我不求你亲自动手,但请也不要再来妨碍我,一切都是为了虚界,你要是恨我,那就恨吧。”

    宋雪舞浑身一震,终于她寒着脸缓缓的走进柳天,而后握住柳天的手腕,道:“看来你以后都不必再重回传奇境了。”说着,她的掌心发力,一道玄奥的禁制封住了柳天的灵体。

    传奇境是灵体对于天道感悟而成,要是阻止灵体对天地间的感悟,那也就一位置进阶传奇境无望,而宋雪舞此时所下的便是这样的禁制,名为封灵悟。

    这本是压制灵体感悟,然后等揭开之时,迎来领悟爆发以达到更夯实的进入传奇境界的禁制,但此刻用在柳天身上却再好不过,因为只有施展禁制的同等修为之人才能够揭开此禁制,而此刻天罡界除了三个传奇境敌人,能够揭开此禁制的就只有宋雪舞本人。

    “千雪,你将是虚界最大的罪人。”

    柳天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野心、计谋、还有着种种难以言明的复杂心情,都随着封灵悟成形而被彻底粉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像是个死人。

    宋雪舞平静道:“谁也不能杀他!”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