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拼酒大赛
    李贤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秦小田平平静静的跟在他身后,两人都没有打破沉寂的意思,就这么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终于,李贤突然站住脚,道:“好了,又不是要赶你走,愁眉苦脸的做什么?”

    “真的?!”

    秦小田突然惊喜,道:“我还以为看到了你真实的实力,就该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呢。”

    “你想太多了。”

    “你这人不但是个大酒鬼,而且还是个大骗子。说什么自己实力平平,你明明就很强,不是吗?”

    李贤望见一恢复正常状态就变得叽叽喳喳的秦小田,真有些后悔方才为什么自己要心软,真是造孽。

    秦小田可没工夫理会李贤此时的感受,他激动着继续道:“刘夜是圣境强者,你既然打败了他,也是圣境强者对不对?那个叫柳天的叫你李院长,难道你姓李,难道你还是哪家学院的院长不成?对了,刚刚那个抓走我的家伙,你怎么不......”

    李贤猛的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然后“噗通”一声便栽倒在了地上。

    秦小田正说的兴奋,可见到身前倒下《的酒鬼,他忍不住小脸一僵。

    终于,他摇头叹了口气,道:“还是院长呢,谁要是做了你的学生,怕后悔还来不及呢。不过,这才是我认识的酒鬼呢,这样其实也不错啦。”说着,他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将李贤搬到一家不错的客栈去。

    等李贤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舒服的大床上,不过今天没有热水也没有饭菜,有的只是秦小田跪在他床前的身影。

    他缓缓的起身,取出酒坛便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道:“拜师?”

    秦小田没好气道:“不然,你以为呢?”

    李贤点了点头,道:“可是,我没时间教你。”

    “你时间明明多的连老天都会妒忌。”

    “修行很危险。”

    “不修行更危险。”

    李贤揉了揉自己还有些发胀的脑袋,这才重现倒回床上,道:“看来我还没睡醒,我得再睡一会儿。”

    于是,李贤口中的“一会儿”之后,便已经是两天之后的早上,可这两天里,秦小田却仍然没有一丝想要放弃的意思。

    李贤无奈的再次起身,望着固执的秦小田,道:“败给你了,去不去慧院修行?”

    “哪个慧院?”

    “这天罡界难道还开了好几个慧院不成?”

    秦小田总算反应过来,不经激动道:“师傅,难道你是说,让我去永安城的慧院?!”

    “停停停,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我只是个介绍人。”

    “是,师傅。”

    “......”

    李贤沉默良久,这才皱眉自语道:“让你去找文承,估计也只能比在我身边好点儿。去找梅老头,却又怕被老板娘搅局。还是直接去找吴胜更稳妥一些,只是要用什么信物呢?”终于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那柄跟随了自己多年的逆昆仑,虽然已经成了断剑,但相信慧院的老人都应该认识才是。

    “你就背着这个上路吧,去找慧院的吴胜吴老前辈,当年让他痛失了一个徒弟,不知道直接将你送去,他会不会满意。”说着,他已经断剑丢给了秦小田。

    谁知,秦小田仍然保持着跪拜的姿势一动不动,李贤忍不住上前轻轻一推,便只闻“噗通”一声,秦小田便摔在了地板上。得,这家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过去了。

    见此,李贤忍不住老脸一黑,不得不回去修书一封,在雇了辆马车,让其直接带着秦小田前去慧院,而自己则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荡生活。

    兀自躲在马车里装睡的秦小田抱紧了断剑,还有怀里的信,虽然他还是闭着眼睛,但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两年以来的照顾,费心了,酒鬼再见。

    李贤只是遥遥的朝着马车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他教不了徒弟,因为他完全无法让自己从悲伤里走出来,所以即便明知秦小田不想离开自己,他还是坚决的将其送走了。

    “碰”,他又一次摔倒在了地上,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醉倒,身边也没有人愿意再扶起他。望着平静的溪水里那张憔悴沧桑的脸,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三年啦,但为何悲伤还是如此的浓烈,时间良药,难道只是在吹牛皮?”

    秦小田还在的时候,总是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却无形中已经让自己转移了不少的注意力。可等到秦小田不在了,那本来暂时被搁下的痛苦却又回来了,而且表现的是如此强烈。

    “喂,大哥,哪边貌似有个人。”

    这时候,一群浑身带伤的男人进入了李贤的视线,而其中一个鼻孔里穿着鼻环的壮汉此时正在手下的指引下,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李贤所在的位置。

    望见前方那些一眼看起来就不像是善类的家伙们,李贤的心里反而出奇的平静,只因这样以来,又可以有人来充当秦小田的角色,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了。

    鼻环大汉一步跃过宽过数丈的溪流,并稳稳的落在了李贤身旁,紧接着他一脚将李贤挑翻过来,让李贤面朝天空。这才用他的大嗓门儿,瓮声瓮气道:“喂,死了没有?”

    李贤默默的望着大汉的脸,不回答也不做任何表情。

    鼻环大汉眉头一皱,这才试着探了探李贤的鼻息,确认眼前这家伙确实还活着之后,这才接着道:“聋子?哑巴?还是被杀了全家?”

    “......”

    李贤眼角一抽,他的确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押韵又奇葩的问话,这鼻环大汉不会是北洲搞文学的吧?

    终于见着了李贤的表情,鼻环大汉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有反应,对没错,你不是聋子,那就好,抓回去给贵老爷们当奴仆,只要听话就行。”说着,他一把扛起李贤,便朝着自己的队伍走去。

    草原,烈马,热情似火的汉子们,这才是北洲该有的光景呢。

    李贤顾不得马背上面的颠簸,便已然缓缓的睡下,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发现自己已身在了一张羊毛毯子上了。

    这是一顶不大的帐篷,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简单的桌椅暖炉。李贤缓缓的起身,发现身体倒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双脚上却多出了一对脚镣。他也不急着挣脱,便自顾自的取出了瓶酒,往桌上的空碗里为自己斟满,悠闲的喝起了酒来。

    突然,帐篷外面传来了热烈的欢呼声,李贤一口饮干了碗里的酒水,这才好奇的走出了帐篷。

    篝火,女人们,男人们,老人,还有小孩儿,他们此时正载歌载舞,像是在庆祝着什么节日一样。李贤望着人们的笑容,感受着场中热烈的气氛,不经感觉自己实在有些多余,可正待他想要重新回到帐篷去喝闷酒的时候,却意外的见到,十多个五大三粗的北洲汉子正在一个摆满了巨大酒坛的木台子上面喝酒,这不经让他提起了兴趣。

    悲伤酒需要独饮,可他已经不想让自己再悲伤下去,所以他想要和众人一起畅快的喝酒。三步并两步的登上木台,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他抱起一坛足有他上半身大小的酒坛,便开始往自己的嘴里倒。那些本来在见着他脚镣的时候,便准备将其驱走的北洲汉子们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只因即便是他们中最能喝最豪放的酒汉,也都是用大海碗一碗一碗的喝,却不想这个异洲来人,居然比他们北洲人更加的狂放。或许,这个异乡人,并不是如传言中的那么穷凶极恶呢。

    ”碰”,第一个北洲酒汉倒下,紧接着便陆续又有三人放弃,顿时场中唯留下九人,李贤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仍旧抱着坛子爆饮。可他不注意,却并不代表着别人也不在意,见着又有两个壮汉倒下,木台下面的观众已然沸腾起来。

    “阿布,坚持住,不要输了!”

    “毛球儿,加油啊,别输啊!”

    “蛮阿,你是最棒的,我们支持你!”

    ......

    半个时辰过去了,纷乱又激烈的助威声终于变成了一个声音,那就是仍然还不曾倒下去的一个叫“蛮阿”的北洲小伙儿,作为唯一一个还能够与李贤拼酒的北洲男人,接受助威变得理所当然。

    可李贤却像是头怪物似得,居然在又半个时辰蛮阿倒下了之后,仍然没有放下酒坛的意思,还是一个劲儿的狂饮。本来自己支持的选手一一落败是件很令人感到沮丧的事情,但见着李贤如此强悍的表现,慢慢的开始有北洲人为李贤欢呼。接着一个又一个热情似火的北洲之心被点燃,欢呼声越来越高,到最后竟然惊动了整个庆祝会场。

    李贤迷迷糊糊的伸手一抓身前原本堆积如山的酒坛,终于在几次无果之后,他呐呐道一句“诶!怎么没有了?”便“噗通”一声栽倒在擂台上。

    鼻环大汉呆呆的注视着那个被众星捧月般的异洲男人,眼神跟见鬼似得。本来还不怎么在意,可等他被众人的欢呼吸引之时,一瞧之下却差点将自己给吓晕了过去。

    自己怎么就糊涂到从外面随便就捡了个女婿回来?,真是造孽啊!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