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山贼来了
    “管闲事的?”

    阴狠男人朝着李贤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从李贤的速度来看,他当然知道此时的自己根本就不是李贤的对手,但他可是山贼,他背后还有更加强大的三位当家,所以,不管是心理还是外表,他都不曾露出一丝的怯懦,只因中州永安城的山贼可不好惹呢。

    “管闲事?”

    李贤微笑着摇头,而后在阴狠男人露出一丝“果然是这样”的神色之后,一把便掐住了其脖子,而后将其提离地面,道:“我怎么可能关闲事,只是阁下要毁掉的村子,恰巧也是我的村子罢了。”说着,他手腕一用力,只闻见“咔嚓”一声,阴狠男人变变成了阴狠的死人。

    “那个,小哥虽然我很喜欢你能够出头,但你的手段是不是......”

    场中一片安静,不知何时黄老头却来到场中,一副心惊肉跳的说道,他或许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随便碰上的一个有趣的年轻人,居然是个看着像闷葫芦,做起事情来却意外的残暴的家伙。

    “完了,完了,刘黑子的小队长被杀了!”

    “这年轻人也真是的,冲动什么呢,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现在却又要逃难了。”

    “哎,谁见到自己的村子被残害都会忍不住的吧?算了。”

    ......

    人群里嗡嗡的响起议论声,李贤对此却置若罔闻,将少年丢给黄老头之后,便朝着阴狠男人的手下们追了出去。

    “我去去就回。”

    “唉?!哎......”

    黄老头或许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想要劝说些什么,但最终却还是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只是李贤这一去不知还要多久,难道自己还要回那家酒楼里去等着?这跟等着让随后暴怒的山贼来当活靶子有什么区别?

    “哎,对手太弱,我都还没能学到些什么呢,小贤子难道都不顾忌一下我的感受么?”

    正在黄老头左右为难之时,宋雪舞却一副伤感的模样来到的场中。

    看她那样子实在是很伤心,但要不要换给观点去悲伤啊?!

    黄老头艰涩道:“我说宋姑娘,你难道不该担心你朋友吗?要知道,他现在招惹的可是中洲现在最具实力的实力,难道你们出门都不带了解情况的?”

    “要是小舞没记错的话,老先生您当时还挽袖子来着,难道你出门也是不了解情况便四处闯荡的?”

    黄老头不经老脸一红,讪笑道:“一时冲动,一时冲动,可我这把老骨头死不足惜,但是你们......”

    宋雪舞突然一本正经的一手拍在老头子肩上,自信道:“放心吧,小贤子可是要做慧院院长的男人,怎么可能被自家田里的害虫啄瞎了眼?”

    “恩恩......什么,慧院院长?!”

    黄老头不经有些激动道:“你是在说,他会重建慧院吗?”

    “当然,不然怎么要硬拉着你当老师咧?!”

    宋雪舞对于这一点期初还不算了解,但等李贤道出了黄老头的来历,再加上三人一同进了酒楼喝酒,即便她再笨,也大概猜出了李贤的目的了。

    黄老头激动道:“不敢不敢,要我教育人的为人品行还行,但要我去教哪些神乎其技的术法武技,还是算了吧,不瞒你说,老头子一直向往着能够修行,却由于资质的原因,很难进到真正强大的修行势力里去,要是李公子真的拥有着重建慧院的能力的话,或许实现老夫的愿望并不会是件难事呢。”

    宋雪舞闻言,不经高兴的拍手笑道:“呀,这么说老头子你是答应了?”

    “当然,这也得让那小子能够活着回来的前提下。”

    黄老头冷静不少,是骡子是马得拿出来遛一遛才知道,既然要让自己卖命,那也至少得拿出些实力才行,你不能空凭一腔热血,嚷嚷着“我要重建慧院”,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的话,抱歉,老人家的命还是挺值钱的,不容许胡闹的。

    两人拖着昏迷的少年回到酒楼,就楼内早已人去楼空,看来刘黑子的恶名可不是吹的,老板连营生的酒楼都可以直接抛弃逃走,就可见一斑了。

    不过,酒楼老板倒是个好人,至少并没有把这个罪魁祸首的酒桌给掀翻了,也实在是个好脾气的酒楼老板呢,可惜自己都不记得他到底张什么样子了,不然往后见着了,自己说不定还会在需要的时候相助一番呢......

    正在黄老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李贤已然回到了酒楼,此时他身后还跟着个人,一个女人,这人不是方才昏迷少年拼死都要救回的女子还会是谁?

    “喂,靠那么近干嘛?叫什么名字,说!”

    黄老头见着李贤回来,心里不经松了口气,暗道至少还有些逃走的时间吧?可宋雪舞显然不会注意到这一点,她身影一晃,一只脚已然踏进了李贤与女子之间,一副戒备的样子便冷声发问。

    女子显然还没从方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闻见有人在自己耳边吵闹,本能性的挪动步子,躲在李贤身侧。

    这幅柔弱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呀......呀?!呸!才不是呢,这是博取同情心,这女子长得也不赖,说不定会是个对手,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宋雪舞的小脑地里瞬间转过念头,眼神逼视着望着女子,道:“我问你话呢,这样无视别人,是不是也太不礼貌了?”

    女子吱吱呜呜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能开口,只因方才她根本就没听到宋雪舞问了些什么。

    “好了小舞,你就别再为难杜姑娘了。”

    李贤为女子解围道:“当初我在他们的小镇上生活过五年的时间,这位是杜英兰杜姑娘,而你身后的这位,是个叫曲子的少年。”

    没错,这二人正是瓦罐镇上李贤的两位旧识,当年跟着红鼻子孙老头学炼器,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至今还记忆犹新,他又怎么会不认得这两位故人?

    听到曲子的名字,杜英兰的眼睛里明显产生了一丝波动,终于在见到曲子平缓的呼吸确定的确还是个大活人之后,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不理会明显打翻了醋坛子的宋雪舞,她朝着李贤微微做服,道:“李大哥,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却不想因为慧院消失,你们竟然也受到了牵连。”李贤感叹道。

    的确,整个中洲分割战简直就像是一个无休止的战争一般,至少现在四方势力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而这样的战乱之地,却正好成了恶人们的温床,不管是逃难还是留守原地,都是件极其不幸的事情,而瓦罐镇显然选择了后者,不过运气不好的是,他们竟然还遇上了实力最为突出的“山贼”。

    山贼是对于打家劫舍的坏人们的统称,但刘黑子却就稀罕这个调调,硬是要将自己的势力命名为山贼,这个本不怎么霸气又不响亮的名字,却在刘黑子的强大实力下,变成了现今整个天罡界都家喻户晓的山贼。

    当然,李贤不是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拥有着传音玉这样的通信工具,如此算不得机密的信息李贤又怎么会不知?但知道是一回事,救不救却是另一回事,李贤的确能够做到见死不救,但却实在做不到见着故人深陷险境还能够泰然处之的,之所以不第一时间出手,一是想看看事情的究竟,但更重要的还是想让曲子自己重拾勇气。

    一个没有勇气的人,注定不能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出多远,曲子是个有理想的人,他为了那个理想能够付出一切,李贤见到了,所以想再帮帮曲子。

    “我说,虽然你们故人重逢,你浓我浓,是件令人‘高兴的要命’的事情,但我们的小贤子不会以为凭借自己一人之力,与山贼的整个势力硬拼吧?”

    宋雪舞咬牙切齿的说道,看她的样子,实在与高兴这个词已经绝缘。

    李贤深知这丫头骨子里就是个醋坛子,怎么可能还要傻愣愣的往枪口上面撞,于是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小舞说的是极,是极。”

    “是极?!好啊,你承认了,你的确在跟这女人你浓我浓是吧?!”

    宋雪舞显然没有李贤预想般的那么好对付,她突然一副木然的样子道:“好像死,小贤子不要我了。”

    “......”

    李贤忍不住给了宋雪舞一记弹指神通,一边故作镇定道:“别闹了,现在怕是想逃也不行了。”

    果然,在黄老头与杜英兰惶恐的眼神里,街道上传来“哝哝”的马蹄声,透过二楼的窗户不难见到一杆“贼”字大旗迎风招展,一众面相凶恶的男人们口里喝骂着污言秽语,横冲直撞的便闯进沿街的宅院商铺,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无幽城民众顿时传出了悲哀的呼喊,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在预示着一件实事......山贼来了。

    “看吧,不能逃。”

    李贤温柔的揉了揉刚才宋雪舞额头上被弹过的红印,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冷。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