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两个选择
    杀?

    这时候怎么能杀?现在只有眼前的这只看起来跟宋雪舞一模一样的妖魔知道真正的宋雪舞的下落,若是现在杀了,即便宋雪舞没死,到时候没能及时出去,还是会被天虚试炼界中的黑色能量所侵蚀致死,换句话来说便是,要是此时的宋雪舞还活着,而自己又杀死了眼前的妖魔,那么完全相当于自己亲手害死了宋雪舞。+◆

    即便明如此地步,眼前的妖魔还能够笑的出来,难道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只妖魔,无论如何都不能现在就杀,可万一这一切都只是此妖魔在故弄玄虚,早就料定了自己会如此想,那么自己暂时留着他的性命,岂不是正中下怀?只因妖魔只要存在一天,就相当于一种慢性毒药一般,或许强的人不会致命,但本来已经苦苦支撑的人类修士里,说不定哪怕是再坚持一天都会有性命之忧的,薛元岂非便是最好的例子?若是没有找老板临晨时及时给予的灵玉,怕现在在座的已然是十四人了吧?

    “你还在犹豫什么?!”

    汪敏,居然是汪敏第一个出声了,这个李贤本来很倚重的后辈年轻天才,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么?

    “姓汪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婴一脸冷酷的盯着汪敏,他显然对于这个一直以来跟李贤貌似混的很熟悉的家伙很是气愤,认为他这是摆明了背叛朋友的行为。

    “什么意思?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他对于眼前的妖魔下不了手,只要妖魔隐藏着那女子的行踪一天,我们就得在这里陪着这个呆子一天,他倒是实力强横,但我们呢?”

    汪敏残忍的说道:“是的,我们等不起,比起这里所有人的性命,李贤大人,拿出你的决断吧!”

    李贤握紧了拳头,他知道汪敏说的没错,但连一丝等待,一下下的寻找,一点点的努力都不做的话,那么他算什么呢?

    人还是禽兽?亦或者禽兽不如?

    终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别人都说我是个好人,但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是很认同呢,虽然说不上坏,但毫无疑问,我是个比较自私的人,所以”他顿了顿,冲着十四双关注过来的眼睛抱歉一笑,道:“请再给我十天时间,若是十天以后,我还是找不到小舞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他,让各位自由的。”

    “什么?!十天!我会死的!”

    “哼!还真是自私自利的家伙呢!”

    “没关系,只要是十天的话,我认为我行,但谁能保证他不会撒谎?!”

    “是啊,要是十天以后再十天再再十天,那么那么,我们都得死!”

    台下一片混乱,谁都怕死,谁也不会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将自己的性命交托予别人手上的,但

    “你们留不住我的,我说这话也并不是真的要征询你们的意见什么的,只不过是想通知你们一句。”

    李贤见着了众人的反应,知道答案会是残酷的,所幸做戏做全套,故意黑着脸道:“所以,你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坚持十天,要是想要快点出去的话,最好也帮我去找找,说不定明天你们找到了,我们就能出去了。”说着他一把捉住妖魔的手腕,便要转身离开。

    “我会去尽力寻找的,要是找到了的话,怎么通知你?”赵婴第一个站出来道。

    这是真正的朋友,无论你的决定是对是错,总能够相信你,支持你。

    这样的朋友,李贤又怎么舍得失去?

    所以,他笑着道:“朝着天空刺出你最强的一剑,我能够感应到。”说着,他缓缓离开了场中。

    现在关键的是要带着他身边的妖魔离开,总是处于死亡阴影下的同伴是最不能令人相信的,他不怕别人偷袭他,而且就算偷袭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怕就怕他们的目标是身边的这只妖魔,只要是用些许策略将自己与身边的妖魔分开,杀死身边的这只妖魔,完全是可能的事情。

    到那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做?是,选择妥协,与众人离开这个伤心地?还是暴起杀人,将自己的愤怒与仇恨统统发泄在这些人身上?

    不,绝不能变成那样,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便是分头行动,自己单独一边寻找,一边抓紧的套出身边妖魔的话,而其他人,则在自己留给他们唯一能走的路上,不得不继续拼命前行。

    “倒还真是好朋友呢?”

    汪敏抓住时机,并没有让妥协李贤的歪风壮大,便讽刺道:“可是比起渺茫的寻找来,我倒是觉得,杀死李贤,或者他身边的妖魔,更加简单一些呢,因为至少,他们现在的踪迹还在我们眼前不是吗?”

    “你真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伙伴呢?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什么要接受李贤的庇护?又为什么总是假装着与李贤亲近的样子?这些你都不必否认,众人的眼睛倒还没有瞎,不是吗?”

    赵婴气愤道:“更要命的是,有什么问题想法,总是憋在心里,背后给人使绊子,谁愿意与这样的人为伍,我不阻止。”

    果然,即便站在李贤的对立面现在看起来是真正的明智之举,但在听到赵婴的话之后,众人还是不经开始动摇了起来。的确,刚才明明是留下李贤最好的时机,但赵婴却并没有站出来,到了别人离开之后,才提出如此险恶的计划,这是小人行进,跟这样的人做同伴,真是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谁又能够放心的与他合作?

    汪敏脸色一变,他怎么也不会料到,在生死危机面前,有人还会估计朋友之间的感情问题,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终于露出了邪恶的笑意,道:“是么,赵兄果然是个义字当先的大好人呢。”

    赵婴微微皱眉,只因隐隐间,像是已经想到了什么,果然

    “但,那也只是因为赵兄你现在可是圣境强者,据说当时你突破之时灵气不足,竟然靠着黑色能量突破才活了下来,如此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其实你根本就不惧怕什么黑色能量的侵蚀,只因它早已相当于灵气一般,变成了你提升所需的材料了呢?”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骗子,统统都是骗子!”

    “哎,这样相互揭短,怕是谁都无法再相信谁了吧?!”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像是一个精美的瓷瓶,在双方都坚定的时候,简直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可一旦遇上了信任的天敌怀疑,那么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只因身为天敌的怀疑,其实就是瓷瓶上面的第一道裂缝。这样的裂缝不会消失,只会一直蔓延下去,然后毁掉整只瓷瓶的。

    汪敏虽然见不得所有人都站到赵婴一边,被李贤牵着鼻子走,但同样也不希望众人对赵婴与他都失去信心,只因,不管他恨李贤也好,不希望被人牵着鼻子走也罢,说到底,他还是不想死在这里的。

    因此,他主动的打断了相互揭短这样的恶性循环,接着道:“那么,做出选择吧,是选择跟着我一切去追杀李贤与那只妖魔,还是跟着赵婴漫无目的的寻找宋姓女子,我想你们心里总能有杆秤的。”

    赵婴默然,显然他也知道,再吵下去的话,只能弄的个各自为战,到时候什么也做不了。

    “我选择追击妖魔,只因不一定真要与李贤大人为敌,我们只需想办法让妖魔与李贤大人分开,在击杀掉妖魔便可,到时候木已成舟,我想李贤大人也只能认命的。”

    赵逊眼里闪动着笑意,望着赵婴道:“不好意思,我对于赵公子先前的不信任,实在很在意!”

    赵婴瞳孔微缩,他并不是觉得失去一个赵逊局面便变得严峻起来,而是因为赵逊方才的话,怕是就因为那一句“不一定真要与李贤大人为敌”便能够再次壮大赵婴的队伍,实在可恶至极。

    “既然老赵去了汪公子一边,我也就别无选择了,因为我这条命都是老赵给的,实在抱歉。”

    薛元冲着赵婴抱拳一拜,而后走向汪敏身后。

    汪敏满含笑意的点头,他人虽然并不让旁人放心,但他的指挥能力,众人可是有目共睹的,至少目前为止,除了这次在反对李贤的决议上,他还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

    比起这个,直到最后才算露面的赵婴,明显要逊色好多,但赵婴现在可不仅仅只是赵婴,他还代表着那个一直以来天虚试炼界内真正的领导者,那个几次三番的解除众人危机的李贤。

    “我选择帮助李贤大人寻找,先不说仅仅靠我们所剩不多的灵力能否在李贤大人眼皮子底下动手脚,但是能不能追上便是你们现在要考虑的事情,至少我已经用神念察觉不出李贤大人的踪迹了,呵呵。”

    孔逆看似粗狂,实在是个心细如发的狡猾角色,不然以他的张狂程度,就不只是仅仅在脸上留下一道伤疤了,而是应该早就没命了才是,但他毫无疑问的人到中年却还好好的活着。

    他这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却像是早就在等待着的时机一般,此话一出,原本左右摇摆的人心,再一次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接下来的情况果然逆转,居然有八人都支持去寻找宋雪舞,他们有的是跟风;有的是觉得那样更加安全,只因李贤的为人还是很让人值得相信的;也有的是真心想要帮助李贤的,白眼狼虽然常见,但知恩图报的好人却也同样不少,应该说是更多,不然这世间又怎么存在着白眼狼的生存空间?

    宋玉,那个老实的看起来像书生一般的柔弱青年,还是执着的支持着他的朋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出乎意料的,给人江湖味浓重的阳光美少年吴凡,却并没有选择站在曾经解救过所有人的大恩人李贤的一边,他的理由是怕什么时候会被孔逆给杀了,可孔逆即便临晨时候也没有杀了他,又何必以后动手?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谁知道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