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傲气青年
    冥鸦总是高来高去,而且速度快如闪电,捉起来很是麻烦,随行的护卫又无法飞行,身为主人也不可能将自身大量的元力花在食物上面,不然处境将会越发的艰难。

    ..

    李贤经过近半月时间的适应,在轮番切换了多种战法之后,终于勉强能够让随行的护卫靠着自身的能力来猎取满足自身机能的能力,这还是因为他不但拥有慧院庞大的知识库才得以实现的,可想而知其他人要想做到他这样的程度是多么的艰难?

    而以他现在绝对的实力,想要聚集一些人实在不是件难事,但这半个多月下来,也只遇到了三名修士,并且这些修士的护卫都已近乎半费状态,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该出现死亡的那种,这不经让他皱起了眉头。

    毫无疑问,在这样的环境下待的越久,后面遇到修士的护卫情况肯定会越严重,甚至遇上死伤殆尽的护卫队伍,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只能一边加快搜素脚步,一边尽力的传授他人护卫战斗需要的最有效阵型,而后在意成功者出放到其他区域,去寻找更多的修士聚集。

    这一天,在送走三名修士的同时,李贤又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修士,只因这个修士的护卫队伍居然罕见的懂得运用阵型,而且质量不低,至少以李贤如此下去,这修士的护卫队伍,一定不会死的太多。

    这倒是个人才,要是将其培养一段时间,或许自己的工作都能够减轻不少,只是这人只是个离尘境中期的修为,未免又有些难以服众呢。

    场中此时正在围杀一群大约四十余只的冥鸦群,那名修士的护卫队,正分成十个小队,以七个小队驱逐困守,以三个小队伺机射杀,这样说来很是简单,但要让天空里四十只本来可以四处逃散的冥鸦群聚集到一起,并且始终保持在一定范围内移动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每一名黑袍护卫都背着一张长弓,却不带一只箭矢,只因他们都是在利用一种黑色的能量在进行射杀的,这肯定不是元力,怕多半是因为要形成足够的战力,又要保持天虚界本来的面貌,特意构成的一种特意能量,从这一点也不难往生天尊实在可怕,至少李贤在阅过的所有书籍信息里,从来没有见过能够创造新型能量的强者存在。

    “嗯?!”

    李贤突然眉头一挑,只因那修士的战阵貌似出了点岔子,余下的二十余只冥鸦竟逮住了可乘之机,突破了控制范围,实在狡猾至极。

    花了那么多的功夫代价眼付诸东流,任谁都应该很是焦急的,但那修士却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平静之极,突然他一挥手,十数柄长剑从其袖中激射而出。

    “该死,这丫的不想活了不成?!”

    李贤可是圣境强者,比一般的圣境都要强出很多,可即便是他都不敢有丝毫浪费的运用自身的灵力,更别说是眼前的这个离尘境中期修士,他能够有多强的元力?难道他以为护卫的生死比自己的小命还重要?

    要是这些护卫的的确确是活着的人,那还该另当别论,但这些护卫可都只是具魍魉罢了,又怎么能够与真正的生命体相提并论?

    只是由于隔着有些距离,那修士动手又不慢,等李贤赶到的时候,那修士已然在清理战场了。

    “有事?”

    那修士身材高瘦,平凡的面容与随时都耷拉着的肩,一对死鱼般的眼见,像是什么事物都不会让其产生多大兴趣似的,可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修士,却难得的却是个心肠至少不算坏的人。

    李贤可不认为要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能够做出想青年这样貌似舍己为“人”的蠢事。

    他点头笑道:“今次的试炼与以往的不很一样,大概再过些时候,就会出现真正的敌人了,小兄弟如此爱惜自己的部下本来是件好事,但要是连自身这个主将都无法活着,这支队伍本来就不再有存在了意义了。”

    “多谢提点。”

    年轻修士淡淡道,并没有将李贤的话听到心里去,一副“要你管”的样子,让人来气。

    李贤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接话了。

    “我可以走了吗?”

    年轻修士又道,他虽然在争求李贤的意见,但人却已然率领着自己的队伍准备前进。

    还真是个傲气到让人生气的人呢,不过有才能的人大多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的。

    李贤苦笑着摇头道:“敌人出现后,你这样一个人很危险。”

    “所以呢?”

    “所以我想请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一起面对我们共同的敌人,不然被敌人个个击破岂非是件很是让人难堪的事情?”

    李贤不认为有人会傻到在这样会有一个结果的问题上,在回答出别样的答案,但他显然低估了年轻修士的傲气程度。

    “是吗?”

    年轻修士用了一个寡淡无味的问句,便再没有了下文,而且他率领的队伍已然启程。

    李贤一口呼出胸中的郁结之气,说实话跟这样傲气的年轻人交谈,的确是件让人很容易便会受内伤的事情,放在以往,李贤是绝对不会有再交谈下去的想法的,但现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在见到年轻人愚蠢的作为下,他不得不,或者更应该说是忍不住就想再跟下去。

    得出这样的结论,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犯贱了,可还是保持着笑脸追了上去。

    三天之后,李贤在离年轻修士不远处结束了猎杀活动,整整一百余只的冥鸦,足足可以坚持三天的量,实在让李贤喜上眉梢。

    “你的战阵比我好用。”

    冷不丁的,那年轻修士的身影立在了李贤身后,其实李贤也早就注意到年轻修士的存在,不过存着想勾起少年好奇心的心思,他怎么也不可能主动搭话的,而且他可以百分之一万的肯定,年轻修士一定好奇的要命。

    果然,在连续三天自己收获丰厚,而年轻修士却屡屡出错的情况对比之下,年轻修士终于忍不住了。

    他扭头一笑,一副惊讶的样子,道:“啊!是你啊?不过也没什么,我倒是觉得你的战阵更加严谨一些的,只是在神念执行命令方面有些迟缓了些,这或许是因为你还没有化出灵体的原因吧。”

    “你的战阵的确要好用一些。”

    年轻修士淡淡道,他并没有跟李贤一起浪费时间的意思。

    “哈哈,你这是想要学的意思吗?”

    “你......你要是想教的话。”

    年轻的修士低着脑袋,此时到底是何表情,但李贤不管是怎么脑补,都是一副让人都不经会心一笑的样子,这孩子,有意思。

    他点头笑道:“我可不愿意教一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年轻人哦,虽然这东西不是什么稀罕的玩意儿,但总算还是让我花了好些时间才成型的。”

    “汪敏。”

    “什么?”

    “汪...敏。”

    年轻修士一字一顿道。

    李贤恍然笑道:“逍遥榜第七十九位,承国尚书府公子汪敏?”

    年轻修士低着头不再出声,默认了。

    李贤故意退后几步,一副戒备的样子,道:“你不会是女人吧?”

    汪敏抬起头,死鱼眼都难得的出现了一抹杀意。

    李贤识趣的闭上了嘴巴,随后转移话题,道:“教你啊......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之后我非但会教,而且还包会。”

    “条件说来听听。”

    “加入我们,一起战斗。”

    “同意了。”

    “你真是个干净利落的小伙子。”

    “你倒是像是个拉人入伙的无赖地痞。”

    李贤尴尬的笑了笑,他发现这家伙真的连一丁点的对前辈的尊重之感都木有,很让人生气,让人很生气。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在李贤周到的教育下,汪敏得到了李贤的“真传”,并且在李贤的建议下修改了原来的十队阵型,以汪敏熟悉的套路打出李贤战阵威力的独特风格。

    休息时候,李贤躺在斜坡上望着斜坡下还在认真分析阵势的汪敏,道:“明天你该出去联系新成员了。”

    “是像你一样去拉人吗?”

    汪敏抬头望着李贤,不知道是何心情,大概是不愿意吧。

    李贤虽然知道汪敏不擅长这些,但现在人手实在欠缺的紧,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我说过,答应我一个条件,加入我们,一起战斗,这本来就是一起战斗中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

    汪敏愣神无言。

    李贤接着宽慰道:“放心,也不是要你强行拉人,只需你顺其自然就好,我相信你还是很容易成功的。”

    “你那意思是你的名气不小,什么牛鬼蛇神都该给你些面子是吗?”

    “......”

    李贤老脸不经一红,而后恶狠狠道:“滚!”

    “最后集合地点?”

    “最南方。”

    汪敏点了点头,而后率领着自己的队伍离开,连一声告辞的话都没有,但却并没有因为自己一个口头承诺便想着耍赖,倒是很不错。

    李贤笑了笑,起身继续前进,没有储物戒指就意味着连酒都没得喝,难怪大泯灭时候的天虚战场,疯掉的人那么多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