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举刀横剑
    李贤在得知了自己意外的开启了天虚界.真这一试炼之后,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因这次试炼最终开启与否的决定权已悄然落到他个人的手中,这便意味着,通幽路的终点便成了一处先到之人的天然战场。

    常珊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书圣又与慧一一组想必通过的会很快,若是遇上了常珊,或者是宋雪舞、赵婴等人,怕都是凶多吉少。

    首先见识到上古道场由来的画面,让他不知道已耽误了多少时间,后来又是一连串的身体改造与战斗经验的灌输,直到最后,往生天尊的残念才顺带一提只有他才能够开启下一层试炼。

    这坑人的事情,怕也只有残念那不高的情商才能够做的出来,想到此处,李贤第一时间便脱离了那片神秘的空间,朝着通幽路尽头赶去。

    不出所料,虽然还不至于全军覆没,但却已然相差不远,更要命的是,常老头与邓平死了。

    当李贤见到常老头浑身扎满了的短剑,与小邓平身首异处的惨景,不经双眼瞬间一红,但局势还容不得他悲伤,只因下一个死人就要出现了,不错,那是刘盛。

    他的双眼突然腾起绿色的光芒,那是在开启了精灵体质后的直观表现,若再往深处,便能够发现,他的皮肤、肌∠■肉、骨骼,都骤然变的强韧且充满了力量,而经脉回路也宽大且坚韧很多,一些旁枝末节的运行路线,统统都得到了优化提升,是元力爆发的更加快捷且更加强大。

    李贤称这种能够进入精灵体质的状态为自然境,倒不是因为他也能够与绿一般擅长自然界任何法则,而是为了纪念曾经有一只自然精灵为今天的自己付出了生命。

    进入自然境后的李贤,不但感知与灵敏度大大提升,最为关键的还是速度暴涨,为了赶上刘盛不被书圣一脚踏死,李贤已别无选择。

    小寸步很快,但进入自然境后的李贤更快,在加上懂得运用小寸步,李贤的速度简直堪称奇迹。是的,没有人能够想到会有人能够在书圣那一脚之前救下刘盛,但李贤却实实在在的做到了。

    李贤转身,将刘盛平放在常珊身旁,而后冲着宋雪舞道:“抱歉,我来晚了,你也回来休息一下吧。”

    宋雪舞觉得自己好无助,不但仍人宰割,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死去,她知道终究是自己的实力不够,所以才成了这样,或许场中每个人都不甘心自己因为实力的差距,仍由书圣胡来吧。

    可她也知道,错的不是书圣,而是自己,而是想自己一样的人,无能是罪,没什么好怨言的。

    所以她一直都不哭、不闹,只是拼尽全力的去战斗,去突破自己,但还不够,还差得远。

    无助,她很无助,甚至在见到刘盛就要惨死在书圣脚下之时,她几乎都要崩溃了,但好在,这时候李贤出现了。

    “哇......呜呜......”

    她失去了记忆,但并不意味着她失去了人性,她很伤心,很无助,李贤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了,她的坚强终于在见到李贤那一刻崩溃,她扑倒在李贤怀里痛哭起来。

    李贤揉了揉宋雪舞的脑袋,而后握住她的肩膀,道:“看好这两个家伙,我过去替你出气。”

    宋雪舞也知道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便顺从的蹲在了刘盛与常珊身边,一瞬不瞬的望着走向书圣的李贤,貌似李贤已经不同了很多。

    书圣愣在原地好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做,这倒不是他犯傻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而是因为他内心里实在很是震惊于李贤的变化,再则就是,以李贤方才表现出来的速度,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李贤的眼皮子底下还能偷袭成功。

    望着缓缓走来的李贤,他不经笑道:“你很生气?”

    “遇到这样的事情,没人会不生气。”

    李贤平静道:“圣境之后你才对我生出了杀意,我能够感受的到,不过,貌似现在你却已然没有杀我的能力了。”

    书圣裂开嘴角,冷然道:“那可未必。”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柄漆黑的短刀,而后拇指一抬刀柄,小刀缓缓离鞘。

    与刀鞘一样漆黑的刀身,且缭绕着黑色的气流,使一出窍,顿时以书圣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地域都为之一暗,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地狱,恐怖、阴冷,侵蚀这百里方圆之内的一切生灵。

    李贤仿佛见到了一对血色的眸子浮现在天空,死死的盯着他,仿佛是勾魂的使者,在观望自己就要下手的目标一样。

    他眼神一凝,眼中的绿意更盛,逆昆仑还没能进一步修复,现在只能算勉强进入圣器的行列,毫无疑问,单论气势而言,李贤的武器实在差了不是一两个档次。

    不过,打架可不是单单靠武器强弱就能够决定一场胜负的活计,不然大家统统去打造好兵器去了,还修炼个什么?

    他舞了一个剑花,让自己的心神随着剑招的转动快速的融入到手中之剑,而后在收剑之时将剑顺势竖于眉心,顿时一股无形的气劲散开,地面齐齐一震,而天空中的黑暗仿佛也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远远看去,就像是在阴暗的天气里,一道淡淡的绿色光柱直抵苍穹,实在壮观异常。

    刘盛眉头一皱,缓缓的睁开眼睛,望见此时的情形,不经松了口气道:“看到我的断手,感受到从右臂传来的疼痛,我才确定我的确还是个大大的活人,但是雪舞姑娘,你要不要稍微别直愣愣的盯着你的小贤子一下下,替我包扎一下?”

    宋雪舞被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小脸一红,手忙脚乱的就要替刘盛包扎伤口,但貌似这时候刘盛已凭借强悍的体质是的伤口止血,看起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自行愈合了,一时间,她便左右为难起来。

    “逗你的,看来你虽然学东西够快,但是幽默方面还是有待提高的。”

    刘盛不经笑道:“不过李贤那家伙总算来了,看这情况估计又强大了很多呢,而且那个人渣书圣居然在之前都不曾使用过真本事,实在渣到了极点。”

    宋雪舞望见场中气势相争的两人,脸色不经担忧道:“刘大哥以为,李贤能够打得过书圣吗?”

    “问我也是白问,他们那样层次的实力,早已不是我能够踹度得了的了,倒是雪舞姑娘你,可是实实在在的圣境中期,应该能够看出些什么的。”

    刘盛提点道,说来悲哀,论年龄,刘盛的确不小,至少比李贤、宋雪舞、赵婴与玠堪这些老朋友都要大,但实力却毫无疑问的是垫底的。

    宋雪舞不确定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书圣一起动用了重力领域与沼泽领域来限制李贤的速度,而且他那柄小刀像是铺开了一层幕布,要将李贤直接包起来,可李贤却什么也没做,只是不断的蓄积剑势,而且其剑势很自然的便捅破了小刀展开的幕布,两人各有长短,倒是不好在现在断定谁输谁赢。”

    “哦?如此说来,就要先看李贤的下一步动作了,若是他能够携着剑势突破书圣的双重领域,这气势之争毫无疑问便是他赢了,反之则李贤便输了一筹。”

    刘盛揣测道:“以简胜繁本是好事,但繁到一定境界也不是说破就能够破的,而且李贤既然决定的只凭剑意取胜,便绝不能在气势之争的过程中再突然爆发出自己的领域,否则先手便落到了书圣的手上,这也就意味着先手李贤是输的。”

    “听起来,好像很复杂。”

    “你只管注意,看是谁先动手,若是李贤则是李贤胜,若是书圣则是书圣胜,当然这只是气势之争的胜负,要决定最后的胜利,还为时过早,但好的开始往往就意味着好的结果。”

    刘盛正在洋洋洒洒的向宋雪舞灌输战斗知识,却没注意到宋雪舞脸色突然苍白了几分,只因先动手的不是李贤,却是书圣。

    天空里的黑暗陡然震动,随着书圣将漆黑的小刀彻底抽出,天空里已然从震动的过程中汇聚出了无数的黑色小刀,当然这些小刀不可能是实体,但从中传出的刀意,却是每一把都不弱。

    唰,举刀斩落,天空里的小刀仿佛箭矢,汇聚成一场黑色的暴风雨,朝着李贤席卷而去,而在暴风雨的中心位置,一抹让任何人都那已察觉的黑色雨线正夹杂在其中,不急不缓,但却稳定、笔直,仿佛早已认定了目标位置。

    李贤缓缓的吐了口气,如刘盛所料,气势之争他输了一筹。

    若仅仅是气势的输赢同样不能真正的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但要是再加上武器的差距,即便是李贤有着相当的自信,心里也不免生出了几分凝重。

    他的剑意已然蓄积到了顶点,淡绿色的光柱虽然在黑色暴雨的侵蚀下越来越矮,但却凝而不散,反而因此变得更为凝练,像是一根弹簧,被压迫的越深,反弹的力量只会越大。

    李贤剑锋一转,笔直的朝着天空一捅,于是不管是重力领域还是沼泽领域都像是一面面看不见的镜子一般炸碎,黑色的暴雨也随着粉碎开来,但在暴雨中间一直夹杂的那道黑色的线却越发的坚韧,仿佛根本不受影响一般,而此时黑线已经到达了李贤的头顶。

    李贤眼神微茫,只能横剑格挡。

    轰,一圈白色的气浪炸开,吹的远处宋雪舞等人的衣衫都“噗噗”作响,地面更是飞沙走石,仿佛真的是在经历风暴一般,炸响随后传开,恍若雷鸣,震的人耳鸣不止,宋雪舞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李贤作为这一击的直接承受着,虽然不至于就如此倒下,但却同样不好受,他此时正处在一处三十余丈的深坑底部,依然保持着横剑于头顶的姿势,仿佛一尊扛起天地的绝世强者,但一缕鲜血却不合时宜的从他额头处淌下。

    还没来的及收剑,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窜出,一刀再次直劈而下,李贤所幸保持着横剑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木讷的像个完全不懂的剑术的外门汉。

    ......

    (明天接着写,咋个都快三千五了,不划算啊不划算.,.)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