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百六十七:少了一个
    通过侧面的打听,卡比内与麻鼠已经得知其他队友没有发过相似的梦境,更有队友在开玩笑说是就算天塌了下来,也不能吵醒自己,又称整夜都是睡得很沉,几乎连睡姿都没有改变过。但换来队友们的追问,卡比内与麻鼠也是支吾以对,很随便的敷衍了几句,接着面对队友们的一时不相信,根本觉得事有古怪之後,麻鼠才迫不得已的编了句假话,说这只是一个心理测验的小游戏。其後,卡比内与麻鼠都觉得在短时间内,不能再和队友们有过多的接触,生怕越解释就越乱,万一最後说漏了嘴,又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事,这里头的顾虑无疑是跟科博尼教练有着一定的关系。试想在进行赛事之前,若果卡比内与麻鼠将那段所谓的梦境在队伍中传扬出去,那麽其後果不能想像,连几个当事人都直觉事情非常的诡异,再等到队友们反应过来,说不定本来就士气如虹的一支队伍,恐怕会遭到一定的打击。一个人的外表再怎麽刚强,但其实他的心理活动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情况就像‘羊群心理’一样,若果卡比内几人将梦境的事情传扬出去,再表明出自己的不安和担忧,那麽这支队伍的士气就会出现衰退的迹象,毕竟足球运动,打的就是团体战。而科博尼教练向来治军严谨,看重的是队员之间的合作和团结,所以他自然不允许有队员在队伍中散播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何况那种东西更会影响到全军的士气,直接引致卡比内与麻鼠都认为着,还是不要将事情传扬出去较好。後来,卡比内像是患有强迫症一般。对数目之类的东西突然间敏感起来,就在麻鼠的面前念着:“算上我自己,还有你。加上班姆,费斯克。。。那麽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发过相同梦境的人一共是四个,四个。。。四个?”麻鼠很是不耐烦,他受不了卡比内的那种啰嗦,於是快嘴说道:“别再数了!的确是四个,你这白痴还要数多少遍?”说完,他还瞄了卡比内一眼。本来,二人是决定去健身房继续找班姆了解一下梦境的详情,这见卡比内随着麻鼠走进了电梯之後。就数着手指,嘴里还吐出一种模糊不清的声音来,而麻鼠见此,就“嗤”了一声,再一掌击打了卡比内的手指,说道:“数够没有?我听见都很是心烦!”电梯到达了预定的楼层,门槽滑开後,卡比内就“嘘”了一声,紧着眉头,说道:“虽然事情关联着我们四个人。但这里头有些不对的地方,我还一时说不出来,像是少了一个人似的。你呢?有头绪吗?”麻鼠走出电梯,说了句:“我们先去找班姆了解清楚一些,不过也请你正常一些,再这样疯下去,恐怕你连首发名单都进不来,因为科博尼教练不会允许一个精神病患者为球队上阵比赛的,你信吗?”卡比内没有过多理会麻鼠的反应,此时的他竟是突然间得到了某些灵感,并且坚持了自己想法。他不清楚同一个梦境要将四个人牵连在一起的原因,但就是鉴於抱有这样的疑问。於是他总觉得事有不妥,好像哪里缺少了一块东西似的。当二人走进健身房之後。发现在早晨时间前来健身的人还真不少,某些人更加不是什麽酒店的住客,而是当地的一些居民,只是抽空来这健身会所练练身体而已,其後二人在里头走了一圈,才发现班姆在一个角落里练习着拉臂。卡比内与麻鼠再走近一些後,竟发现费斯克就在班姆的身旁,只是刚刚被健身器械遮挡了一下,才没有及时看见而已,而卡比内见此,还打了个响指,说道:“很好!四个跟梦境有关联的人,都集齐在了这里,很方便互相了解一些细节的问题。”麻鼠又再瞄了卡比内一眼,嘴里无话,直接上前跟费斯克招呼了一声,再得悉费斯克也是刚刚在健身房碰见班姆而已,接着待卡比内走近後,几人就突然间轻声了许多,剩下班姆在旁边继续练习着拉臂,半天无话。几个人将梦境的内容再次互相交流了一下,等到麻鼠问着班姆要不要参与其中,发表一些看法的时候,班姆才减慢了拉臂的动作,就说道:“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只能表示,我发的梦境,跟你们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没有其他意见要发表。”说完,班姆又重新加快了拉臂的动作,看那样子似乎不会疲倦一样,而麻鼠没有像卡比内那样曾经很接近过班姆,於是他就很是不屑的歪着脑袋,然後看了卡比内一眼,但卡比内的心思跟班姆的态度没有任何关系,他吸了口气,说出了自己的那个疑问。几人听後,先是费斯克说道:“你是觉得。。。至少科博尼教练也发了这样的一个梦吗?”麻鼠在开始就忍受不了卡比内的啰嗦,所以在这个阶段就准备不给意见,反而想听听卡比内的解释,但卡比内直觉那只是一种感觉而已,甚至连个基本的大概也说不出来,接着他只好说道:“不~不~不~!我没有说一定就是科博尼教练,不过。。。我的感觉就是认为,至少还有一个人跟我们发了同样的一个梦,但我还不能猜出哪个人是谁。”“哼!这个简单了,只要找出我们几个人在球队中的相接点,就能猜出漏掉的那个人,这里面当然要有个前提,那就是你这白痴的所谓感觉是真的,否则我们只能是浪费时间。”麻鼠说完,一秒不停的朝卡比内看去,就是想看看那白痴要怎麽去解释。虽然卡比内很肯定了自己的感觉,但仍是一时之间不能猜出漏掉的那个人,於是他露出一种需求帮助的眼神看着费斯克,弄得费斯克也突然慌神起来。正当几人都哑口无言之际,一旁的班姆停止了拉臂练习,先是立起身来,然後说道:“我们几个在球队中的相接点,就是属於球队最核心的几个人物,那麽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离队的那个叫罗夫曼的人,也会跟我们一样,在最近发了一个跟我们一模一样的梦。”说完,班姆离开了健身房,剩下卡比内,麻鼠和费斯克几人面面相觑,半天无话,但在卡比内的心里头,他是心说着,班姆的给话完全有道理,但是罗夫曼已经离队,跟今天的比赛没有任何关系,那麽远在葡萄牙的罗夫曼真的发了一个跟他们几个一模一样的梦吗?麻鼠的面部终於有了动静,他朝着费斯克看了一眼,说道:“我跟卡比内没有带手机出来,你呢?你有带手机吗?不如现在就给罗夫曼打个电话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