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一:分屍前的了解

章二百七十一:分屍前的了解

作品:完美弧线 作者:带刀刺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整个蛋糕造得精致无比,看不得一丝瑕疵,让人很难去想像坎德斯究竟发挥了怎样的烘烤技术,才使得蛋糕成了立体形,兼且几近是完整比例而成。.

    本身,金童奖的奖盃上面是金色的,有个金色足球的样子,而它的底座是木制的,呈现一个立体的四方形,底座的正面镶有金色的牌子,牌子上面刻着得奖者的名字。

    而坎德斯费下工夫,完美造出的这个特制蛋糕,涂在蛋糕外层的色彩毫无漏洞,若是隔远一看,几乎也跟金童奖奖盃的真品一模一样,就算是近眼一看,想要发现它只是个蛋糕的话,恐怕也要用去几十秒的时间。

    “太神奇了!”卡比内是在欣赏着眼前的这个蛋糕精品,心说世上的特制蛋糕无数,但也不能跟坎德斯亲手烘烤出炉的这件艺术品相比。

    懂得欣赏艺术的那种人,绝不可能去毁掉那件艺术品,卡比内近距离的将这个坎德斯送来的特制蛋糕看了又看,厨刀虽是握在手心里,但却是久久不愿意动下刀去。

    对於卡比内迟迟没有切开蛋糕,一旁的安多西多少有了怨言,这见那家伙的面容挤在了一起,对卡比内说道:“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就要回家了。”

    安多西的不耐烦是不经掩饰的,但他有情绪的样子又十分可爱,令到卡比内甚是觉得好笑,但卡比内自身也在动刀与不动刀之间产生了矛盾,不能否认的是。他不太忍心摧毁一件艺术精品。

    安多西整个人是进一步的僵住了,其脸色越发的不太好看,卡比内到底也不想惹急一个像安多西这样的家伙。於是抿了抿嘴唇,吸上一口大气,准备将眼下的这件艺术精品分屍。

    厨刀的刀尖白闪闪的,要解决一件蛋糕那是容易之极,由於卡比内心有不舍,所以切下去的整个动作是刻意在放慢,也不知一旁的安多西是否看得清卡比内的迟疑。反正那家伙的嘴里已是‘吱吱’发响,不耐烦得很。

    一个情况的突然出现阻止了这一切,厨刀被卡比内停在了半空之中。那件蛋糕精品一下被宣布可以暂时不死,而安多西见着卡比内又停住了动作後,竟是无奈地‘唉’了一声。

    卡比内放下了厨刀,对安多西说道:“等一等!手机响了。我先接个电话。”说罢。安多西自然是不给回应,卡比内一於不理会,便走向矮几前,拿起了手机。

    那是一个陌生号码,卡比内一开始还担心着是不是班姆又致电过来了,不过在卡比内‘喂’了一声後,一切的猜测竟是错极了,因为致电过来的对方是个女孩的声音。

    兼且。那声音十分熟悉,卡比内在半秒转念间回忆着。顿然觉得这声音应该是在最近才听过一回,那麽,会是中国女孩切丽娜吗?

    “喂,我是坎德斯,很抱歉,我有事在身,不能亲自过来,那麽安多西有将蛋糕送到吗?”卡比内仍是等不到切丽娜的来电,但坎德斯致电过来,让卡比内多少觉得很是安慰,又舒服。

    卡比内不否认,坎德斯的声音很好听。

    卡比内右手一张,示意不耐烦的安多西再等一等,完後才回着电话:“嗯,是的,我已经收到了安多西送来的蛋糕,我们刚刚正准备将蛋糕切开来吃几块呢,再就是。。。感谢你亲手做的蛋糕,我。。。很感动!”

    电话那头,坎德斯柔声说道:“嗯~!这个糕点作品是专门为你而设计制成的,当作祝贺你当选欧洲金童,夸张一些说,在一切烘烤程序没有开始之前,我不但细心的决定了该用哪一种面粉和奶油,而且在涂画外层的这个细节上,我更是记下了几张草稿纸,最後还在网络上看了看金童奖奖盃的真品。”

    卡比内不但吃惊,而且是吓住了,如果他不是见过坎德斯的真人,那麽他很有理由去认为坎德斯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糕点执迷狂,一种被世人忽视的糕点,竟然会令到一个女孩疯狂到这种程度。

    卡比内的喉咙像是被砖头堵住,他咳了几声,才说道:“是的,你送给我的这件蛋糕无疑就是完美的艺术品,我本来还想继续欣赏多一会儿,但安多西那家伙的耐性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只好不舍得地要切开它了。”

    这时,呆坐在餐桌前的安多西插了一句有味道的话:“撒谎!卡比内撒谎,他说要切蛋糕,但是切了这麽久,都还没有切下去。”

    几句话入了卡比内的耳朵,於是,卡比内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他还急忙问着电话那头的坎德斯:“你有没有听见安多西刚才的埋怨,你不觉得很是好笑吗?那家伙要麽不说话,一说起话上来,可真是气人的。”

    “嗯~!是的,安多西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很可爱的。”坎德斯的声音本就好听,这下柔声说来,令到卡比内的脑子一下昏晕起来,全身莫名的袭来一阵麻酥的感觉。

    立时,卡比内的脸巴子也是涨得通红,这脸部的突然变化再被安多西见着之後,安多西就很高音地说道:“很热吗?你很热吗?天气明明就是很冷的。”

    坎德斯又听见了安多西在说话,於是问着卡比内:“怎麽了?安多西说什麽很热呢?我不太明白。”

    卡比内瞪了安多西一眼,搓着自己的脸巴子,急着解释道:“不~不~不~!安多西在胡说呢,他可能是着急要吃蛋糕罢了,那家伙总是那样,安静下来可以安静一整天,说起话来就什麽都乱说。”

    坎德斯在电话里头‘嗯’了一声,再接着说道:“安多西曾经告诉过我,他说你是个好人,虽然我不清楚在安多西的心中,‘好人’的定义究竟是怎样,但我凭藉另外一点,就可以肯定安多西说得一点没错。”

    卡比内偏着脑袋,看了安多西一眼,再是说道:“哦~?是吗?哪一点?”

    坎德斯回答着:“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跟安多西相互沟通得了的,在我的记忆中,安多西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这样去评价一个人,那天他这麽一说起你,我也很是吃惊了一下。”

    卡比内听得认真,也在这时插了句话:“我估计,可能是因为安多西本身就是个足球迷,也是格拉纳达队的忠实支持者,那麽我当初加盟了格拉纳达队,他喜欢我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对吧?”

    坎德斯立马回答着:“其实,你所说的这个因素只是一小部份而已,毕竟我跟安多西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所以,我觉得当你再加深对安多西的了解後,就会彻底明白我刚刚说的意思了。”

    卡比内又再看了安多西一眼,笑着说道:“以目前我对安多西的了解,如果我再不切蛋糕的话,那麽他就要恨我一辈子了,很可怕呢。”

    坎德斯被一下惹笑了,说道:“希望,下次能有机会让我们一起去进行这样的事情。”

    卡比内听不出任何味道,只是说道:“好!没问题!下次改为我请你吃饭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