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640章 职业病(2)
    c_t;吃饭的地点真的很靠谱,还是在教堂旁边king的酒吧里——西方人有在神庙旁边建设女支之院的道德传统,所以在教堂旁的酒吧并未让阿尔托利亚感到过于惊讶。[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为了能够让自己二人不惊动众人入城,除了城门官之外赛博坦和阿尔托利亚皆披着雨衣并未示人真容,到了king的酒吧也只是找了个二楼私人雅间,在king一脸的表情中,带着阿尔托利亚算是第一次单独约会了。

    阿尔托利亚有很多话说。

    不过这一切都被眼前的菜肴给震惊了——她那年头不知道什么叫做胡椒(异世界大西洋海底捞的),什么叫做香料(异世界红海大西洋海底捞的),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东西reads;。所以,这一辈子她都处在一种虽然满足了饥饿感,却并没有满足口腹之欲的状态中。

    可以理解。

    毕竟在她那个地球位面的时代,宫廷大餐不外乎就是熊肉汤、鹿肉宴,再不济“仰望星空”就算是国宴保留曲目了,简直吊的一笔。大家正式场合就用自己的匕首,非正式场合就直接上手抓了!一块烤的糊不糊,熟不熟的熊肉圆桌骑士一起分着吃,这就算是国宴准字号。一锅鹿肉放在一起煮吧煮吧,捞出来的也不知道是那个世界的地狱料理,闭着眼睛就吃吧。

    以至于她曾经在年少时期有一次实在是饿的头晕眼花,五迷三道,精神萎靡——再加上她的导师魔法实验室里的确看上去有更好吃、好喝的魔法药剂——她就一口气喝了。

    后果……惨不忍睹,如果不是她拔出王选剑自带了个不死系重口味的底buff,说不定就那么跪了。

    可惜的是少年时代的人多的吃一堑不长一智,撞了南墙还硬要说地球是圆的坚决不回头。少女时代的惩罚并没有让她浪子回头,反而在这一点上简直难以回头。

    这里顺道说一嘴,按照弗洛伊德大人的理论!人类分为口欲期、肛?欲?期、性?器?期还有个潜伏期。所以吃得多理论上就是婴儿时代口欲期得不到或者充分得到了(这话很不讲理)肯定,绝大多数婴儿时代口欲期十分强势的人,成人时代口欲期依旧很强。

    即表现在能吃上面。

    也表现在能吃下面。

    是的,吃的多的人一般都喜欢咬,咬得多的人一般都喜欢舔,舔舔嚼嚼要幸福不是么?最终通过口欲体现在心理的幸福和宁静上。

    阿尔托利亚就是这种人。

    吃得那叫一个多,而且越吃越幸福!怎么吃体型都不会变,吃的很健康。

    “——这个不能这么吃,来我教你沾着点汤。”

    “没错这个孜然羊肉吃的就是这个新鲜味道,你再仔细嚼嚼?”

    “来尝尝这个,王室特供的酒水如果你曾是个王者的话就多喝点reads;。”

    在吃上面正好赛博坦也有点心得,遇到了同样能吃的自然也就吃货相惜了起来。( 广告)虽然说中式美食原样也许并不符合欧陆风云之口味,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呢普遍还处在贵族阶级还在宴会中直播吃翔一样,所以这种美食的冲击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这家小餐馆竟然有这样的美食。”

    吃掉了最后一口红烧三文鱼,虽然很简单的菜式但是阿尔托利亚却吃得泪流满面。两个人占了偌大一个桌子,几十个盘子摆在一旁代表了两个吃货的最高境界。

    “你的国家也许……的确治理得不错。”

    “从吃的角度,的确还不错。”赛博坦擦了擦嘴巴,这种感觉的确是招待穷亲戚——同样来自地球,时间却差了差不多一千五百多年:“但是你单单以吃来评价一个国家的人生存得如何?”

    “……让人民吃饱是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虽然有的时候很成功,有的时候却是失败的。”阿尔托利亚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国家领地众多,大家有各自的打算。就算是最伟大的骑士,其实在处理领地问题的时候也显得……不过这无可厚非。粮食调度上我花了很大的力气,但是……农民们有的时候真的是……我让他们学习德鲁伊的种地方式,他们却集体反对说我是暴君。但是他们耕种的方式的确有问题啊,秋季收获的不多最终还是要骂我暴君——”

    “那就把反对者绞死咯。”赛博坦对这件事情很惊讶啊。

    “绞……绞死反对者?这怎么能行?”阿尔托利亚大惊失色。

    “怎么不行?”赛博坦更惊讶,觉得对方治理国家还真是中世纪版的幼稚啊,这正义的简直令人刮目相看——这瞎眼玩意“赏赐一个人能够让所有人认为我有见地,那么纵然有过也要赏。杀掉一个人就能让所有人服从我的命令,那么没有错也要杀。”

    “……你邪恶!”

    “但是我的人民听上去似乎比你的人民过得好。”赛博坦耸了耸肩膀,笑道:“听你的口气你的国家贵族还尾大不掉?虽然说有运气的因素,但是这个国家五分之三以上的土地是国王直辖的,贵族也必须俯首帖耳……”

    “怎……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这样国家怎么可能运作的了?不依靠大贵族的话,这么大的国家……”阿尔托利亚一拍桌子,义正言辞的请命:“人民必须要好好对待reads;!否则的话……否则的话……”

    “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有一个现象是事实:加重刑罚而减少赏赐,拉低所有人的期望值,就是国王爱护人民最好的体现,人民就愿意为了国王去死。增加赏赐而减少刑罚,就会拉高所有人的期望值,会让人骄奢淫逸贱人就是矫情,碧池就是碧池,让人的性格垃圾化。这才是国王不爱人民的最根本体现,人民不会为了国王而死,就会被外国进攻,人民沦为奴隶……你不就是个不错的例子么?”

    “唔……但是你这样……难道还没被骂做是暴君么?”

    “啧,吃饱了喝足了大家才有心情谈礼貌,过得好穿得好大家会骂我暴君?——那样的人早就被我杀光了,谁骂我?”当然这件事情有待商榷,听说二十一世纪的英国人还在骂诺曼人入侵以及黑斯廷斯之战——这里的很多话都是赛博坦用来恶心对方的,因为他感觉这样一个漂亮姑娘一辈子桎梏在自己的中二世界观里简直可惜。以前就算了,现在到了自己身边怎么可能不调?教得思维逻辑正常(靠近自己)一点?:“听说……你以前有一次决定性作战中。为了国家而牺牲了一个村子?然后就被人骂暴君了?”

    “唔……”

    一辈子的污点战役被翻了出来。

    这个简直不能忍!——但是前生自己已经忍了一生一世。

    “这种贱人就是矫情的直接扔上断头台。”赛博坦像是撵走苍蝇一样挥了挥手,简直没有苏军气概!“一人之死是悲哀,百万人之死是数据统计。为了国家每个人都要有牺牲,你的国家人民脑袋有洞,需要治疗和拍打——没有牺牲就不会有胜利,要么当亡国奴要么做好牺牲准备。啥都不想干就想天上掉馅饼、餐具、胡辣汤、炒菜、米饭、结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话说你就为了这事儿纠结了一辈子?那你心里承受能力有问题啊。你看看我过得多好,该睡睡该吃吃。”

    “……那是你吃的好。”阿尔托利亚心理嘟囔了一嘴,这么严肃的场合她内心深处还是有吃的好坏之分。不过她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

    “我跟你说你的领导干部团体有问题reads;。”赛博坦扔给了对方一根牙签,递给了对方一根还在侃侃而谈:“舆论导向也有问题,那种玩意不留着简直造粪机器,听说你干部队伍里反对你的人不少?我教你一招——让人民根据自己的意愿弄死他们!我跟你说啊只要发动一场……”

    阿尔托利亚就听着对方在那边邪气满满,用自己的脸说着让自己崩溃的话。

    “你说你嘛,不想干了就撂挑子走人嘛。”说到最后,赛博坦觉得对方也挺可怜:“世界没了谁都能连轴转,没了你太阳照样升起——”

    “不行!”阿尔托利亚忽然跟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一个寒颤后无奈的说道:“当时的我……王选剑选择了我,我无处可逃。必须作为国王这个囚犯,禁锢在宿命的监狱内……”

    ……不愧是贵族阶级啊。

    出口成章,说句话中二的跟诗歌一样。

    “我……但是也许王选剑错了?不应该选择我……哪怕……哪怕应该选择你?”阿尔托利亚越说越心虚:“拔出王选剑之前,导师曾经对我说过:世界是没有偏袒的,它只对正义做出应有的报偿,也许……我,不够正义。”

    ……正义是很重要,是人类良知的体现。不过……你都是领导干部了,还讲个鸡毛的正义?

    “我,越来越迷茫。”阿尔托利亚的手不断的来回握紧,松开。握紧,松开:“我见过很多迷茫的事情,我的人民中有的人道德高尚,为了崇高的理想放弃生命也不在乎,但是这种人被世界所抛弃,死掉的不计其数。同样是我的人民中,品行不端,专门违法乱纪的坏蛋,却终身享乐,高官厚禄福荫子孙,几辈子都用不完的也不计取数。我不服!我就想问,这世界怎么了!王选剑怎么了!!!一定有问题!这世界有问题!”

    “……你说得对。”赛博坦意识到现在就是发动自己历史老师神经的时候到了,没错,职业病!“你一辈子的问题就是这里——你认为这个世界是没有主持正义的命运,是么?于是你打算换一个命运试试看?”

    “是……这样的。”

    “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你应该把眼界放的开阔一点。”

    赛博坦将自己的椅子搬到了阿尔托利亚的身边,肩靠着肩坐了下来。虽然后者有些不适应,但还是坐在了一起。赛博坦叹息了一声:“自从智慧生命诞生,我估计就连这些在地面行走的所谓神祗都在考虑这个问题,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在这之前我不打算告诉你假大空的话,那都浮云一般没有丝毫意义。但是在这之前,你先要考虑一下……遇到这种事情的人,有没有怨恨?”

    “怨……恨?”

    “你怨恨给你造成一切苦难的人么?”赛博坦盯着对方疾声反问:“你的所作所为在你看来是没错的,那么给你造成这些苦难的人……这些都是垃圾。那么这个命运,你怨恨么?”

    “……我没法怨恨啊。”阿尔托利亚苦笑的表情简直凄惨,却也必须强自镇定:“虽然我的一生几乎没有亮点,虽然我的一生几乎错误不断。但是……却只有我能去做的事情,我不去做——怎么可以?我虽然想要改变,却并未怨恨这种事情。”

    “这就是了”你真要说怨恨的话我还没有办法呢:“你也没有怨恨——那么我就告诉你但你必须肯定,人跟人之间是不同的。就跟你的骑士团差不多,“自己所遵循的志向不同,就不会在一起谋划大事”,也就是尊崇各自的志向而已。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体现自己志向的一生,你觉得……你真的错了?那也无所谓,追求志向为了志向而死,就算没有做到最好,就算王选剑真的重选国王——但你这一生还有什么好怨的?”

    求仁得仁,又何怨?

    赛博坦看着中世纪的三观被重新纠正的少女亚瑟王,双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所以,我这些话都是为了你好。来,我送回你的世界……”

    “不!”少女的眼角忽然划过了一丝泪痕,美好的脸颊上闪过了一丝坚毅,一丝安慰:“我的世界已经结束,我决定了!——我要以英灵的身份,为你服务!master,现在我正式这样称呼您!作为……数十年来,第一个如此懂我,比我还要懂我自己的人!我……很感动,你竟然如此的……”

    似乎把赛博坦看做知己了?

    “……”卧槽你别过分啊!说好的心愿已了马上成佛,或者直接回到自己世界老娘再战五百年呢?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