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572章 568 绿色,环保,无污染

第572章 568 绿色,环保,无污染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敌后工作问题也很严重,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这个不是赛博坦的强项,他连这个时代的犹太话都不太会,而希腊语也并非此时的世界通用语言。

    春风桃李花开日,十二月二十五日早就过去了,一月七日也过去了,后世正教和主教的圣诞节都过去了,不过很明显泰瑞尔不想死了再活一次,复活节呢估计以后就不能再过了。

    “嗯,这个简单——拖出去砍了,斩首示众。”

    在原?新神庙里,作为新“王朝”或者“教国”的议事厅里,赛博坦轻飘飘的扔了这么一句话出来——这也是有原因的。

    处理国政不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但是好在时代不同了,草菅人命这些年很流行。

    赛博坦现在就遇到了这么一个问题,其实为政者似乎不是需要事事亲力亲为,而且这都公元前了还需要个p的为政?赛博坦一只认为这个年代是否是明君完全靠运气。天气好多种出来点粮食大家不挨饿就算你走运,赶上小寒冰时代颗粒无收就算你倒霉。行政命令赛博坦只给了个就做了甩手掌柜,十三个使徒正好组建成了一个内阁——赛博坦不知道西方的具体症痣制度,所以他走的是明朝的老路子。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毒菜方法——自己不愿意干活就可以把国家大事全都扔给下面的人,只要运行得当在位三四十年不上朝照样活得很开心——做人嘛,做重要的是开心嘛。

    大学士这个词赛博坦不知道该怎么拼,于是他弄了个出来。内阁就直接翻译成元老,因为这年头西方还没有内阁这个词,犹太文更是扯淡一样。和以前当英国和艾尔岚领导人一样,犹太(以色列)王国里面还真有这个职务(或者类似)。赛博坦一律推倒重来,现在已经是教国了嘛。

    一群犹太原来的权贵发现自己的权利似乎没有被移除多少,选出来了三十一个贵族人组成内阁治理国家。十三个使徒组成了小内阁,最终决断还得是天使来决定——其实也没什么好决定的了。泰瑞尔一天到晚想的是如何把魔王推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不是长治久安治理一个国家。

    真巧,赛博坦想的也是如何把天使推倒踏上一万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也不是长治久安的治理一个国家。可惜的是这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个相当完善的治理国家的方法,赛博坦甚至在想要不要日后组建一支军队直接开到埃及去,去特么的莫德雷德老子搜山填海抓到你一定生吞活剥!然后动用国家力量找到如何回到自己年代的方法!

    于是赛博坦也开始兢兢业业的对一个国家功利化操作起来,他完全没必要像某些主角一样独自一人,费劲千辛万苦,独闯地下城或者组队组几个红颜知己,几个贴心朋友,一起找到回家的办法——完全不需要。他只需要一个国家,一个意念,一个命令就足够了,拥有国家力量原来的这些事情肯定能够很好地解决——只要没人找麻烦就行。

    可惜的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就必须来解决。

    下面跪着的是两方人马,今天有雨很多很多特殊原因,在场一个女人都没有。就连泰瑞尔本人都不在——原因是被告的问题。

    原告,男,当地骑士团首领芬恩,未来板上钉钉继承康马克王国的继承人。康马克王国似乎在西奈半岛上,一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绿洲王国,估计沙漠改道一次这个王国就完犊子了。不过这个王国的贡献却是大大的,不仅是通往埃及的门户咽喉(用得着),同时也是每年三千个金奥里乌(货币),一千名民兵战士的贡献者。

    简单的来,地主阶级。

    被告,男,原告的原属下。菲奥娜骑士团首席骑士,外号的迪卢木多?奥迪那。理论上也应该是个贵族,而且还应该属于国家领导人级别——毕竟康马克王国是个绿洲王国,而国王找了个女婿是骑士团团长。用脚趾头都知道老国王是个什么打算,然后这个绿洲王国估计就要变成骑士团王国了——首席骑士的身份和中央jun委副主席有啥区别?贵不可言啊!

    你看,中央jun委副zhu席n多有名人都当过,什么圣女贞德啊、岳飞啊、韩信啊、周亚夫啊之类的。

    “老实我觉得挺羞耻。”赛博坦坐在上面也不客气,翘着二郎腿作为一个教国比天使权利还大的幕后boss,甚至n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就好像嫪毐一样,一时之间权力无二。而且他比嫪毐强得多,最起码名正言顺。

    在这座元老神庙里,赛博坦摇着头道:“我不建议天使来管这件事情,你们国家内部自己解决不行么?我们不是充分肯定康马克王国自制么?”

    芬恩,原告,长得其实也不赖。生的浓眉大眼天庭饱满,留着两抹小胡子有点小帅,年纪三十岁上下身上裹着华丽的皮衣和披风,看上去就觉得一股英气。

    “……是,大人,但我们骑士团内部和王国内部有不一样的声音。”芬恩看着上面坐着的这个少年,很难相信买通的人告诉他这个金发碧眼,看上去十几岁如同少女般漂亮的少年,是个力敌千钧而且喜怒无常的暴君,而且已经二十多岁了甚至有谣传已经五十多岁了。最关键的是……他掌握着这个才建立没俩月的教国的生死命脉。

    芬恩其实挺佩服对方的,硬生生把一个王国变成了教国,然后还让所有平民跟疯子一样疯狂的崇拜一个天使——呵呵,反正芬恩自己是不信。但是自己的骑士团却已经开始被腐蚀了。

    “我一个人已经无法公正的裁决,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上方的批示。”

    “嗯——”不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么?赛博坦看了看被告——道:“你……被告……是吧?把头抬起来,今天这里为了你没有女人。”

    “是,大人。”迪卢木多?奥迪那抬起了头来,笑吟吟的看着赛博坦:“但是真没想到,这样如同美少女般的少年,竟然是这样伟大的男人。”

    这个叫做迪卢木多的年轻人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一米八十多的身高身材挺拔而修长。肌肉结实而有力,如果一旁的芬恩有点小帅的话,那么这个眼角有一颗泪痣的男人则是帅的如同国民级帅哥一样。这种货色赛博坦见了很多,他原来身边就有一大堆。不过……好像帅则帅已,还没有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自己家高文那个精灵种平心而论比他强了那么一点。

    愤怒值max,赛博坦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活腻了还是活够了——不过念在对方是初犯的情况,赛博坦压制了自己的怒火——自己的大忌一般来讲对方犯一次自己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而且您头上的那根毛还真是犀利啊——随风摆动,很是可爱的样子。”

    愤怒值max乘以2,赛博坦觉得对方是不是和自己八字不合,屡犯自己大忌——不知道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吗?怎么还这么作死?!!

    “迪卢木多……是吧?”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赛博坦的一口银牙咬得是吱嘎作响。手不自觉地一把捏断了自己身下椅子的木头把手,嘎巴一声椅子倒地:“很难得啊,很多年没见过有这么敢和我话的人了,因为原来这么的不是死了就是要死了——行了,别扯淡了——有什么事情原告你清楚了。”

    “简单的来……的确令人难以启齿。”芬恩的脸上变颜变色,但是最终看着赛博坦的嘴角还是微微上翘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事情已经确认了一样——其实芬恩还是很害怕这个赛博坦是不是女扮男装啊,那特么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现在看来还好没有:“我……是康马克国王的女婿,这一点您知道吧?”

    “嗯,我知道。”赛博坦点了点头,你不是地方政权女婿老子**你?

    “大人,我与康马克国王的女儿格兰尼?康马克订婚,婚宴上他没有遵循我的劝告遮住他的脸就来了。使得我的未婚妻格兰尼爱上了他并且与其私奔——”

    “……哦?”是个绿帽子的故事啊,赛博坦点了点头,这年头满脑袋都是绿帽子在飞。如果不是自己家里这种过命的交情,简单的来自己的后宫精神各个都属于偏执狂并且严重精神不正常——(不是这样的话)自己还真不敢多年在外。

    “不过……你先等等,你未婚妻确定没问题?”赛博坦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十三个使徒,三十一个内阁议员,六部官员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感觉这好像是你未婚妻的问题?叫……叫……”

    “大人,她是个……好女孩名为格兰尼,要怪的话一切都怪他!”真没看出来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称之为好女人,始乱终弃其心不坚——不过包办婚姻也没办法,允许人家自由恋爱。芬恩继续道。

    “这个美丽的错误……的确是我的。”终于知道为什么看这家伙不爽了,因为言谈举止之间似乎有点娘炮。赛博坦认为长得帅不要紧,不信你看我家高文,你看我家兰斯洛特那个不是帅哥?但是一个个威武雄壮得很——但是为什么这家伙话的时候特么手指头要放在嘴边,还扭扭捏捏的,你特么有病的么!——还是犹太地区最近流行这个调调?而且起话来恶心够呛:“我……曾经获得了一颗仙女赐予我的爱情痣,这导致任何女性看到我这颗痣都会爱上我,无条件的——这很让人受伤。”

    ……哦?龙傲天?

    这……设定还真特么龙傲天啊?尤其是对方那个眼神。

    “嗯,这是真的么?”赛博坦问的已经不再是下面的被告和原告了,而是询问一旁的十三个使徒和三十一个内阁成员。

    “大人,传是真的。”站起来回答赛博坦问话的是使徒彼得,令人惊讶也不惊讶的是这是个德莱尼人。作为圣光的眷顾种族,他与人类截然不同的长相依旧能够在这个人类王国之内得到一席之地——事实上这年头魔物比人类多,所以人类王国里有魔物贵族才是正常的。

    “迪卢木多?奥迪那,人称之为‘光辉之貌’,年龄二十六七岁,世人又称之为的菲奥娜骑士团首席骑士。身手敏捷,无与伦比。幼年丧失双庆,拥有两把魔枪。他是芬尼亚勇士的“战斗缰绳”,在营救水底之国公主的冒险中,他一个人在数个小时里杀死了仙境之国国王派出的三四千名强大勇士。此外,很少有人能跟上他那敏捷的步伐,据他从来不知疲倦,就算是经过了漫长的战斗和狩猎,他的步伐还是和开始的时候一样敏捷有力。”

    “哈哈哈,三四千人?哈哈哈——”赛博坦忽然笑了起来,不朽之王不过如此嘛:“你实话,确定有三四千人么?你杀,我让你杀——开什么玩笑还三四千个强大的勇士你吹牛你信么?整个圣地加在一起连埃及的一起算上,称得上勇士的十根手指头就数的过来了——还三四千个,连看门大爷一起算上了?那现在我就不用审判直接叛你立即枪毙。”

    “的确有夸张,不过这个不是我的。”迪卢木多也很尴尬,叹息了一声道:“但是一两百人是肯定有的——那次战斗,很激烈。”

    “这个反而让人相信了。”赛博坦这回相信了,道:“身世蛮悲惨的——你你父亲和母亲早亡是么?嗯……”

    “大人,他的父亲是我判处死刑的,因为他父亲谋杀了个无辜的孩子。”芬恩这个时候不客气的站了出来:“他母亲是我的亲戚,改嫁之后死在异地。是我请求……爱与春天之神抚养了他。”

    “哦……?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而背叛的论调不足信,不要带到法庭上来。”赛博坦这个时候愣了愣,原来还都是亲戚啊……“不过你今年多大?”

    “……四十多了?”

    “你未婚妻多大?”

    “十四岁,怎么了?”

    “……都特么听不要碧莲的。”赛博坦嘟囔了一嘴,啧了一声道:“你四十多了保养得倒是不错啊。”

    芬恩心没有你保养得好。

    “行了,我都听明白了——一颗受诅咒的泪痣,谁家姑娘看见了都会哀伤迪卢木多的奇葩设定。”赛博坦心自己要是信就他么出鬼了!就算是魔法世界,解魔法这么费劲?那更简单啊,那个女神能下这种无聊的魔法?自己所知道的靠谱的女神不是封印邪神去了,就是变成堕落天使拯救世界去了,谁有工夫干着缺德事?所以铁定了是邪神!解不了魔法弄死她不就得了?

    “迪卢木多——你既然知道你这缺德的脸,为什么在婚宴当天没有遮住你的脸?”赛博坦心难道你不要碧莲?

    “那天……我承认是我的错,但是我真心爱格兰尼。那天我……喝醉了,酒喝多了我想喘口气。真的没想到……错误就这么产生了。”迪卢木多笑了笑,道:“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我就不怕承担责任。

    “……”怎么办?一方面是没有感情的包办婚姻,一方面是压根没有感情的魔法诅咒。很难到底哪方面才是真感情,或者两者都是没有感情的产物。这就好像妲己诱惑纣王,而纣王最后竟然在得知对方是狐狸精的情况下依旧喜欢妲己——

    这就让人觉得不太对劲了,都属于不要碧莲的范围之内。

    当然,事情到了这里就已经不再是亲情和判决的问题了。

    “大家怎么看?”赛博坦回头看了看三十一个内阁成员,有老有少有胖有瘦。

    内阁成员面沉似水,没有一个敢话的,大家都看着十三个使徒。

    “话啊!”赛博坦的脾气不怎么样,拍了拍自己已经坐坏了的椅子大声道。

    “大人……其实是这样的,迪卢木多的言行我们以前都有所耳闻,甚至有所了解和交情。”话的还是使徒彼得,作为首席使徒他话相当有分量,因为彼得就相当于中堂、就相当于首相,就相当于使徒团的老大,赛博坦也没打算长时间治理国家,所以很多问题都扔给了彼得。

    “他是爱神安格斯?麦?奥格的养子,是位重情重义,英勇善战的年轻英雄。同时他也是芬恩大人最宝贵的朋友,这一点连芬恩大人现在依旧承认……一位难得的骑士啊。”

    “……你真这么认为?”赛博坦的脸色变了变。

    “呃……”自己boss变颜变色,彼得马上把话往回圆:“其实……”

    “我呸你个骑士,我去个重情重义,我(消音)你个最宝贵的朋友——那个朋友敢动我老婆我就砍死他,谁还扯这么多淡?”赛博坦啐了一口,实在是不理解。

    他不理解是有情可原的。

    上辈子曾经有同学发生过很奇葩的一件事情,同学男a和女a处朋友,男b和女b处朋友,皆啪啪啪过。后来两对都黄了,于是同学男a和女b走到了一起,同学男b和女a走到了一起,皆啪啪啪过。

    最关键的是这还不只是两对,而是三四对!最后还有结婚的!——最关键的是大家关系都特么不错,都特么不错啊你能信!需要理由,而现实不需要任何逻辑和理由!整个一个换q俱乐部……唉,但问题在于人家很幸福。

    “就这个货色还自称对上级忠诚,对朋友义气?”赛博坦狠狠向一旁啐了一口,然后哼声道:“你把你老婆给我玩两天,我保证做好事不留名!孩子随我姓就行,我加倍的还给你!我就信你忠、义!”

    忠孝仁义是普世价值,老外不这么,老外也得这么做。其实中外都一样,这四个真的是普世价值——只不过老外有的时候很变|态,有的时候则是天朝更变|态一些。但归根结底……那个年代正好罗马有角斗场,从天子到p民一起血腥残暴。天朝那个年代好像是纣王也喜欢参观虿盆,留了个万世骂名。

    赛博坦很明显不喜欢这个屡犯自己大忌的迪卢木多。

    其实赛博坦也知道对方挺惨的,搞了个自由恋爱吧但是世俗世界反对。但问题在于这其实不是自由恋爱只是魔法禁锢而已,最关键的是对方艹了别人女人(哪怕只是未婚妻)低个头认个错就算了,还特么自己标榜自己仁义礼智信——

    “你特么这分明是侮辱我的智商!连对方女人都上了你还告诉我对方又忠诚,又义气?你印假钞可以,但是你不能印一个七块的印一个十三的吧?这个放在一起怎么花?你把这个钱找给我你这分明是侮辱我的智商!——”

    赛博坦也没怎么生气,只是觉得自己和这个时代的人思考方式有问题:“死刑,立刻执行——听你们的爱好是受害者家属使用石头砸死是吧?——那就砸吧,我在这边看着。”

    下面跪着的是两方人马,站着的一群使徒和一群内阁成员纷纷不敢话。

    其实内阁成员们和使徒们纷纷一愣,尤其是彼得还想点什么被一旁同样是德莱尼的他兄弟安德烈一把抓住,用眼神示意别再啥并且低声道:“哥哥别求情了!这家伙屡犯咱们大人大忌,又大人长得好像女人又咱们大人不能碰的头上那一撮——他死定了。”

    彼得张了张嘴,后来又叹息了一声只能坐了下去。

    “好了,原告和被告还有什么要的么?”

    “大人……”这个时候反倒是原告芬恩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好像……罪不至死吧?”

    “……嗯,的有道理。”赛博坦见猎心起,站了起来对依旧跪在地上,但是很明显方寸已乱的迪卢木多道:“那么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听……你是本地的第一勇士?我不知道你勇在什么方面,不过我的魔抗很高,高到简直让你相信,什么女神祝福一类的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这些从来不靠谱——来,站起来,选个日子咱们比划比划。真巧,你有两把魔枪,我则是有两把圣剑——你赢了我就给你减刑,你输了我就直接打死你。算是立即执行——”

    “大人……”迪卢木多苦笑了一下,道:“我……这对你似乎有些不公平了。我没有话,哪怕让我现在就死。但是我被女神预言过,我只会死在野猪之下——您,杀不死我。石头,也杀不死我。”

    “噗……啊哈哈哈哈——巧巧,真是巧,本人也被人预言过……你让我想起了梅林,他预言我的王国将会毁于我的私生子上。”赛博坦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客气的恨声道:“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帮没事瞎急吧预言的怂货,我不反对有神明的预言准确(比如自己就认识几个真的很准的,并且指引自己的),但就是这群无聊的家伙(比如梅林)瞎乱预言毁了我的人生!——尼玛我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也不做外活有个p的私生子!你,站起来,我倒不一定会砍死你,不过我觉得你输定了。”

    神殿没有完全修缮一新,因为比没有完工。但是赛博坦拿来当做议事堂用,自然而然的有些地方不好办。

    今天驱逐了所有女性同胞,但是外面围观的老百姓依旧不少——尤其是看杀人真的很让人热血沸腾,尤其是看如何砍死美男子更是大快人心!砍砍砍赶紧砍——

    可惜的是男人们不知道死了一个美男子也不代表你自己就能变成帅哥,女人们似乎也不知道倒了一个女明星自己也不能变成下一个女明星——这不是一回事。

    更加可惜的是……

    赛博坦这一番激昂慷慨的言论,全都被下面一个人听了进去。

    此君带着兜帽,兜帽下还带着半张面具。面具下的眼睛阴晴不明,看着赛博坦的眼光有时兴奋异常,有时惴惴不安,有时恨不得冲上去,有时却又恨不得逃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