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微笑的迪妮莎
    微笑的迪妮莎。

    赛博坦仔细研究对方之后,将其定性为发散式精神分裂、选择性面神经麻痹,面部表情肌群运动功能障碍。

    他这是在黑,但是他真的去针对性的开始对迪妮莎进行治疗——咱们杀人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笑了。您漂亮,您太漂亮了,但是越漂亮越有问题!

    可惜的是,迪妮莎不仅不听,而且似乎很享受赛博坦吃瘪的样子。

    “老实我并不想留在这里——但是为什么我却没有离开?杀了他的理由基本已经消失,他并非懦夫自己也并非必须非他不嫁。”很简单的命题却找不到答案,直到最近她才渐渐明白——可能是这样一种奇怪的氛围在吸引着她。

    一种诡异的祥和氛围,一种从未有过的“家庭”感。

    从几乎原始的部落中走出来的剑圣少女,几乎和所有普通布尔凯索家族一样。有所不同的是她比较惨,爹妈竟然都死了。布尔凯索人的出生率比较低,相对的死亡率更低!只不过迪妮莎比较倒霉,出场就弄了个天煞孤星的范。十数年下来的她何尝享受过如此的亲情?

    渴了就喝凉水,饿了就吃两口别人不要的猎物充饥。这才是迪妮莎的幼年时代长大了好一些,对待青少年永远的课题就是挨打——训练新一代也算是布尔凯索人诲人不倦的唯一特性。像赛博坦被打得那么惨的倒是不多见,但是迪妮莎也是从小被打到大的。

    来到了“文明世界”里当然感觉不一般。

    原来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是这个样子的——虽然坏人好多,但是好人也不少。比方爱丽斯菲尔、爱莉、暴风娘、无头骑士娘甚至后面的那些猫耳娘、渟芳。

    当然也少不了本族中的奇葩——赛博坦。

    布尔凯索人的思维模式迥异常人,这一点倒是可以认知。可以因为一件小事动怒而拔刀相向,以死相搏。却也同样可以因为琐碎小事喜欢上另一个人,为了一份小小的信任而付出生命在所不惜。这种种族过于不为自己着想,理论上应该是被淘汰的劣等种族。但是凭借着强悍的武力值,这个“少根筋”的种族坚强的活了下来,并且一直以来为了自己的诺言、荣耀和战斗活下去。

    也许平常人看这种接触了一小段时间的所谓感情根本靠不住。

    布尔凯索人却将其视若一生所求——如果硬要的话,布尔凯索人颇有些上古时代的遗风,甚至是完全继承了上古时代的精髓!他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充满了血性的时代中,那个时代在他们的基因中从未死去,反而绽放着无比的活力。这些野蛮人保留着大灾变之前的奇特性格与真性情。永恒不变的精神世界观里,烙印着“最初的感觉”。

    “原来……我一直苦苦寻找的就是这个么?”迪妮莎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原来想要寻找的是这样一份亲情的感觉。

    迪妮莎开始珍惜这样一种感情,并非单纯的爱情也并非单纯的亲情。虽然可能对方未能把自己当做很重要的人,但是她却渐渐的将周围一群特定人物视若己出。所以她愿意以高傲的布尔凯索剑圣身份留在爱丽斯菲尔身边安心当一个近卫,所以她愿意在自己这个不争气的未婚夫身边。所以她愿意为爱丽斯菲尔而做出自己的决断,所以她现在死死趴在爱丽斯菲尔身上,为她遮挡远处溅射而来的魔法爆炸,以及爆炸冲击而至的巨大石块。任凭二阶段爆炸引发天花板上掉落的巨石砸的她头破血流,任凭刚刚的冲击带来的碎石让她苦不堪言。她所要做的事保护身下的爱丽斯菲尔不受到一定点伤害——

    不值得么?

    迪妮莎认为这值得!她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为了她所喜欢的身边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半陌生的陌生人也是值得!

    “不朽之王啊!——”

    远处传来一阵愤怒的怒吼声,赛博坦高声嘶吼着战吼声,让周围友军不由得精神一振。他因担心而极度愤怒,身为布尔凯索人的他鲜血沸腾。怒吼着斩杀路上一切敌人,旋转的两把双手巨剑砍瓜切菜一般,斩杀着各大家族聘请来的精英卫兵。

    “夫人!迪妮莎!你们两个在哪儿?”冲到了会议室中,赛博坦看到的是乱作一团的大厅。数十名本家的议员们用手边的武器苦苦支撑,被其他各大家族早有准备得一群议员围攻。而会议室正中间,则是被一块从天而降的天花板巨石砸中——

    “太太没事!”天花板巨石之下,赛博坦听到了迪妮莎传来的声音:“她昏过去了!别跟个死人一样,快把我身上的石头搬开!”

    “迪妮莎!你没事吧?——”赛博坦慌张的扔掉了两把巨剑,用手捏死了两个冲过来的敌人议员。用尽全身力气,将一块数米长的巨石用力抬起了来。由于身材过小,哪怕力气在大也无法将这块巨石完全抬起,只能是将其搬开:“快出来!——”

    “好的——注意身后!”虽然是布尔凯索人,但是迪妮莎此刻也觉得自己被砸断了一只手臂。单手搂着被爆炸冲击昏迷不醒的爱丽斯菲尔,迪妮莎发现了一个身材壮实的议员拎着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了此刻不能动弹的赛博坦。后者一旦动弹,势必巨石落下有够看的——

    “噗嗤!——”

    “嗯,无所谓——”闷哼一声,赛博坦感觉到那把匕首贯通了自己的左腹:“是左腹!死不了人——把太太弄出来帮我杀了他!”

    “没问题。”迪妮莎头破血流的从废墟中爬了出来,顺道一脚踹飞了还在愣神中的此刻议员,将其踹的禁断骨折,很明显就快要不行了。

    “你没事吧?”一手搂着太太,一手无力的下垂。迪妮莎眯着自己的银瞳,此刻的她身受重伤不过却也不打紧——对于布尔凯索人来不打紧。

    越战越勇,负伤越重,越是舍命相搏!

    “把太太护送到安全的地方去——”赛博坦低声闷哼着,咬紧牙关:“比起我妈打我的时候这算不了什么,找个萨满治疗一下就好!——快,把太太送到牧师身边去。你先走,我断后——”

    “拼什么你断后?你算老几?你打得过我么?你是剑圣么?——”

    “……”

    刷什么英雄啊。

    这是两个布尔凯索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