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小树林杀人事件(下)

第十六章 小树林杀人事件(下)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片森林除了一条还算平坦的小路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车子停在森林中间,四周全都是高及小腿的草丛与遮天蔽日的巨木。哪怕是初冬,这里的草叶也没有全部枯萎。干冷的大地似乎让这个魔力横行的世界里,连植物的生命力都跟着往生了起来。赛博坦的耳朵在车行进的震动声停止后,敏锐的竖了起来。四周的风,气味和一切,似乎都融进了他的身体内。

    “……现在不保护不行了。”赛博坦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爱丽斯菲尔:“太太,你有派遣小队来跟随么?”

    “呃……这次没有。”

    “哦,那我知道了。”赛博坦不客气的指着车厢,用命令式的语气道:“现在你马上进去,待会天塌下来也不要出来!我会保护好你——啧,虽然不是很害怕,不过十几头牛头人、狼人或者狮头人之类的大型魔物,还是让我觉得恶心的。”

    “哦?这么快——”爱丽斯菲尔一愣,然后用有些无奈的语气道:“听你的口气……后面有人?又是暗杀?”

    “……听你的语气,似乎是习惯了?”赛博坦更惊讶,没看出来啊,这个柔柔弱弱的妇人竟然习惯了?

    “哦,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嗤之以鼻后她钻进了后面的小车厢:“这个是铁皮包裹的,应该有点防御力。所以你在外面好好打吧……放心,我和你在一起。你赢了我不一定活下来,不过你输了我肯定要死……嗯。你怎么知道后面有人的?”

    话音未落,远处就感觉一阵马蹄的轰鸣声,马蹄的震动让大地都在颤抖。声音渐渐由远而近——

    “我是布尔凯索人,料敌先机还是能做到的——快进去吧。”眯着眼睛,赛博坦道:“接下来会很血腥。”

    爱丽斯菲尔最终什么都没,乖乖的进了车厢。而赛博坦则是纵身一跃,跳到了车厢顶部——

    “喂!小心点啊,这车顶可不是为负重五百斤而设计的!”车厢里,马上传来了爱丽斯菲尔的抱怨:“你想要我可爱的小马出什么事儿么?”

    着,爱丽斯菲尔……竟然将马的束缚轮缰绳解开,后面挥舞了两鞭子,两匹马负痛而跑——但是看上去却很快乐,难道真的是抖M?

    “你怎么把马放跑了?你真的不怕死?”赛博坦的目光都能看到远处数百米开外的人了。

    “怕什么?”爱丽斯菲尔的声音那叫一个淡定啊!淡定的赛博坦都觉得这太太绝非常人!有一种……有一种……

    自己无敌老妈的感觉!临阵从来不慌不忙:“不是有你在么?布尔凯索人,我相信你!”

    这回轮到赛博坦不淡定了。

    从车厢上轻轻一跃——扭曲物理定律一般,再次飞跃出数十米。精准无误如同一颗陨石般,砸在了冲在最前面的追兵脸上。

    “碰”的一声,跑在队伍最前面的追兵整个脑袋向反方向作用力,踹飞了大约同样几十米远。咕噜噜,咕噜噜——在地上滚个不停。

    那为首的人身子还在马背上,马匹受惊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飞奔向丛林深处。

    这个开场倒是不错。

    “你们是什么人?”赛博坦还没有拔剑——因为他感觉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必要。也是在算是自己老板,实际上没什么主从关系的BOSS面前卖弄一下:“报上名字来,别误会了。”

    在场的其他刺客那叫一个气啊。

    怕误会你能不能先打招呼,后杀人?

    “给我杀!”

    还废话什么?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砍,这群刺客追兵纷纷下马——一看就算是专业骑士。人数一共九个半。九个人类,另外半个脑袋还在数十米开外的地上咕噜噜的滚着。

    低声怒吼着,一群实力已经不算低的刺客冲向了赛博坦。是刺客是因为他们来行刺杀之事。但实际上只是一群屌丝战而已——这世界上最多的职业!

    赛博坦也没什么。

    “你握力不足。”赛博坦抬手抓住一个比自己高足有二十厘米战士的劈下来剑的手。毫不客气的正手一拉,反手一踹——嘶啦一声!血腥而暴力的竟然硬生生的将对方的手臂撕扯了下来。

    “你反手无力。”抬手又毫无花巧的空手打飞了另一个人的短刀,将短刀抢到手里插·进了对方自己的脖子。整个过程瞬间完成,行云流水一看就是做了很多遍。

    “你脚步松散,你反应迟钝!”抽出了自己的双手巨剑,一手一个将左右两人拦腰斩断。

    “弱者为什么要战斗?和平不好么?嗯?不好么!为什么非得逼我?——就你们这样还想和我在同一个战场上?”

    战场局势瞬间扭转,死了一半以上的同伴。最后四个刺客看见事情不妙,纷纷扭头逃跑。

    “哪儿跑!——我是和平主义者!”

    高声怒吼着与行为不同的台词,赛博坦两把双手巨剑一起扔了出去。都不需要别的,砸也能砸死目标——果然,两把剑将三个人穿成了串糖葫芦。

    “别……别……别杀我,别杀我——”

    瘫软在地,最后一个刺客把自己的面纱都摘了下来。跪在地上……不是来外不流行这个跪地求饶么?

    “求求你,看在圣光的面上,绕……饶了我……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赛博坦啐了一口,道:“我是个和平主义者,真的。你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

    第一句话还没完,其实一脚踹过去就已经把那最后求饶的给活活踢死了。

    “完了……”最后一个人死掉了,赛博坦渐渐地冷静了下来。看着满地的死尸,他表情有些囧然:“我……又犯了小小的嗔戒,怎么办?又让元灵魂占了上风,怎么每次一旦沾上了血就控制不住呢?这不对啊,这不好啊……”

    蹲在地上嘟囔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双手剑拔了出来。

    自从当上了布尔凯索人,自从干上了杀人这种没本钱的买卖,自从接受了这个世界杀与被杀之间的科学观念之后,赛博坦是也来越神神叨叨了。

    将两把双手剑横在胸前,念念有词了一句:“先祖在对我微笑——不朽之王,不朽之王,你听到了么?这是我献给你的祭品!”

    也不知道这是元灵魂作怪,还是自己就是如此。

    “今天杀了不少人。”赛博坦慢慢走回车边,看着探出半个小脑袋,惊讶的合不拢嘴的爱丽斯菲尔,道:“唔……吓到你了?”

    “……习惯就好,第一次的确很害怕。”毫不犹豫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爱丽斯菲尔也没有什么想象中女主角的矫情。什么圣母系,什么这个那个都没有。她只是从怀中掏出了手帕递给了赛博坦,转念一想还是直接帮他擦拭脸上和身上的鲜血:“现在……无数的人窥视着我,这个我明白。不过还真不知道才刚刚出来一会儿,就已经被盯上了,以后就连这个驾车出游的爱好都没了啊。只能在家里看书了。”

    叹息着,爱丽斯菲尔道。

    “那么我问一嘴,今天杀了这么多人,毕竟人命不是儿戏。”赛博坦随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这只要杀么?”

    爱丽斯菲尔猛地一愣,不解的反问了一句:“……?什么?”

    “好大一只啊,你要是不我就弄死了啊。”着,赛博坦将手中的剑横了过来:“看样子不是很好对付啊——”

    “啊?你……葛璐茜?”

    爱丽斯菲尔顺着赛博坦的手一看,不禁惊讶的低呼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赛博坦指着的是一个人——看上去是个人,不过……蛮高端的。按照赛博坦的理解方式,这就不算是个人。而是个机器人——远古时代使用石头、泥巴捏成,相当的经久耐用。等到后来科技发达了,就使用钢铁和更加坚固的材料制作。属于一种魔像,灌入禁忌的生命魔法通过禁咒制作。一般来讲全都是真真正正的三无产品——无口无心无表情。少部分可能在长时间接触人类之后,获得一定的感情。

    面前这只就是,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金属气息——虽然长得和人类一样,包括使用了生命魔法让肉体表面上看上去、摸上去和皮肤一致。但身体在战斗时依旧如同钢铁般的坚硬——实在不知道当初研究这种或者的时候,究竟那些魔法师是怎么想的。

    嗯……也许,在这个魔法世界,称之为魔物娘更为合适一些吧?

    “葛璐茜……?”名字有点耳熟啊,哦,对了,在家里爱丽斯菲尔经常叫的就是她的名字做这做那。

    穿着一身很普通的长裙,和所有世界上的女仆差不多。一张小脸毫无表情,美则美矣甚至有些立体感的美,不过却毫无生命气息。唯一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她的左右手各自待着一副和手铐一样的枷锁。

    “赛博坦先生,不要出手——这个是自己人。”爱丽斯菲尔深怕赛博坦一出手,指不定谁会死。紧跑几步,爱丽斯菲尔跑到了远处的魔像娘葛璐茜身边:“葛璐茜,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太太。”话得很是平静,头以一个诡异的方向扭了过来:“我不放心这个野蛮人。”

    “……”你妹的!老子比起你还是人类呢!

    “我没事的我没事的,我不是让所有人都不要来么?”爱丽斯菲尔拍着对面葛璐茜的头,看上去也因为对方是魔像而毫不怜香惜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怎么能违反我的命令呢?”

    “太太你让所有人都不要来,我不是人。”着,葛璐茜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看到赛博坦都是一愣,这个漂亮姑娘将自己的漂亮脑袋送到了爱丽斯菲尔面前,道:“太太,如果想拍头的话,我把它拿下来你拍的更简单一些。”

    “……你赶紧把你的头安上去!呃……”爱丽斯菲尔有些尴尬,有些被抓住把柄的样子,还费力的解释了起来:“赛博坦先生你看,这个……我们表演的一个小魔术。你看,我把她的头拿下来,是个魔术,对魔术!在今年的小家宴上也表演过的,嗯嗯嗯。”

    双手不断的在空中作者魔术表演的动作,爱丽斯菲尔勉强的笑了起来。看上去……还蛮欢乐的。比起刚刚文静的太太,这个样子反而更可爱了些啊。

    “不好意思,太太——我是武装魔像改装的,可能理解人类的方式有问题。”葛璐茜一摇头,道:“希望你不要生气。”

    “咳咳,不用掩饰什么了——武装魔像么?”赛博坦往前走了几步,抓住了魔像的手。

    魔像当时就想要反抗,但是看在爱丽斯菲尔的面子上只是按兵不动而已。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是无法撼动她的力量。但是赛博坦则不一样,手上微微用力便在一阵吱嘎作响中,扳起了对方的手。

    魔像娘都一副震惊的表情。

    “……这是通用语你的名字么?爱丽斯菲尔太太?”赛博坦看了一眼葛璐茜魔像娘的手腕处,那镣铐一样的东西写着一串长长的名字。

    “呃……是我的名字。有一天她突然擦掉了原来模糊不清的一串应该也是名字的字母,那些字母可能因为年代过久什么的,反正我也不认识的语言——然后写上了我的名字。”爱丽斯菲尔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你没事儿招惹这个干吗啊?”赛博坦放开了葛璐茜的手,一副蛋疼的模样:“我跟你,这是上次大战的产物了。我们不朽之王的年代就有,据不朽之晚的墓穴深处就有这个兵团把守。魔像……机器人……很明显做工精巧了啊——根据作用不同,这些魔像被设计的理念就截然不同。你看这个,她自称为军用设备你竟然把她当女仆用?爱丽斯菲尔太太,你的心真宽啊。”

    “是么?嘿嘿……谢谢夸奖……”爱丽斯菲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是在夸你!”怎么遇到这种事情,平时的精明强干就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这种魔像平时躲都躲不及——反正恭喜你,爱丽斯菲尔小姐。除非解体她,否则的话她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你。喏,我们不朽之王就是个好例子,据传他一辈子身边都跟着一个魔像。这些都没什么,关键是……爱丽斯菲尔太太,恕我冒昧,她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吧?”

    “?什么意思?”忽然,爱丽斯菲尔愣了一下,然后脸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你你你……你在什么啊?我我我……咳咳,你今年也才十六岁!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好了好了,我们打道回府吧——恩恩,今天多谢你保护了我呢,亲爱的赛博坦先生。”

    “不是,我的意思是……”赛博坦还想解释些什么——确切的来讲,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魔像娘嘛,既然是魔物的一种,那么魔像作为消耗功率的机器,哪怕是人性化了也需要燃料。而这些燃料里不仅需要支撑肉体的普通食物、还需要职称精神的……某些“原力”。

    不是星球大战的那个,是每个人被“制造”出来的时候需要用的“那个”——父精母血。

    赛博坦已经知道了,但是依旧装作自己是个野蛮人。“好心好意”的提醒爱丽斯菲尔——

    “你的够多的了!”爱丽斯菲尔脸红红的,吹了个口哨两匹抖M的马不久之后自己就跑了回来,自己给自己安上了车套和缰绳,那一套牙咬蹄踹互相帮忙的样子,真的感觉智商N高啊。

    “好吧……”赛博坦耸了耸肩膀,反正女女什么的也不是不能接受。对方当了寡·妇做了未亡人也有五年以上的时间了,甚至考虑到一些前夫萝莉控的‘问题’还要更久。这里面没点什么问题的话……谁都不信。不过赛博坦还是发挥了自己的天然优势——自己是个蛮子,怕什么呢?“记得千万不要纵欲过度,当然女人没什么事儿,就是男人如果遇到这种魔像的话,颇为危险。在故乡的时候,遇到了要赶紧跑的。我们布尔凯索人都不愿意轻易招惹……”

    “赛博坦先生!——”爱丽斯菲尔忽然靠近了赛博坦,一张大大的笑脸下面似乎隐藏着无尽的黑暗力量。制止住了还想要些什么的对方,太太几乎是眼角含泪的堆出了个愤怒的微笑,这一点倒是和她女儿恼羞成怒的样子一模一样啊:“不想让我难堪和生气的话,就请不要再了!——否则的话,我相信布尔凯索人也不愿意招惹一个愤怒的寡·妇吧?”

    “……”太太你实在是太可气了,你这么漂亮的……是吧?就不多了。求勾搭还求不过来呢。怎么会不愿意招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