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异界玄幻中野蛮人的……生活

第九章 异界玄幻中野蛮人的……生活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赛博坦心自己杀了这么多怪,世界BOSS都做掉了一个怎么才给自己这么点钱?简直让人不忍直视,也就是这个世界打怪不掉金币和装备,否则的话也能掉几十个银币吧?而且去去几十个金币还要去钱库里取钱?难道不应该袖子里揣三五百两银子么?

    ……然后赛博坦就又一次被喜闻乐见的打脸了。

    这个……就是他的错了。这年头正好一个金特兰塔能换七十七个银特兰塔,以前的话还要更少一些,四十多个。也就是金币和银币之间的兑换随着金子的相对稀缺而开始增值,越来越值钱!而且……

    一个大学教授或者著名的律师这样绝对的社会高层,一年才能挣200到500个金币(特兰塔),足够他们雇佣佣人、花天酒地。银行经理100到200个,城主的秘书长身为公务员才100到150个,高级裁缝60个,普通市民干零工也好,成为纺织工人也好,一年撑死了也就十多个金币。

    但是却能养活一家五口人!并且过上还算是丰衣足食的好日子!看得起医生,好一点的甚至能把孩子送进教会学校唱诗班什么的。

    也就是赛博坦今天一天,等于做了五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作,得到了奖赏。

    可见佣兵在这个年代真的属于富裕阶级,所以才有人去当——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这个任务很明显是个团队任务,只不过赛博坦等级太高,一个人就把团队本刷了。本来应该十几二十个人一起分还显得富裕的金币,全都进了他一个人的口袋。

    能者多劳嘛,这是个多劳多得的年代。

    当然,他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是他拎着一大袋子颇重的金币,招摇过市的回到的时候。财不露白这件事古今中外到了异界也是通用牌的。只不过他随口问了一句不太应该问的话。

    赛博坦认识的人不多,而这种鸡院又人多嘴杂。虽然一开始选择将就在这里住下就是因为人多嘴杂,正好掩盖自己的行踪。现在赛博坦每次回来都走后门,尽量不暴露自己。一来是隐藏行踪,二来也是为了不让别人把自己当雏鸡恶心到自己。

    但是现在人多反而变成了负担,赛博坦也只能等自己认识的人回来。比方,玛兰德。

    可惜的是玛兰德也要吃饭,接了任务就要出去做。当然也不仅仅是想象中的佣兵做任务,毕竟没那么多豺狼人可以杀,过于破坏生态平衡。他也没那个本事,他只是领着自己的小队跑出去侦查侦查啊、打打秋风、帮助驻扎一段时间,甚至是帮着重建什么的。

    反正他是回不来了,赛博坦则是以个人在一间小木房里等了一个下午。直到他饿的肚子疼——作为野蛮人他的饭量大家是知道的,毕竟身高只有一米六而已。哪怕变·态又能吃多少?本文一向注重科学,所以他一顿也就吃个十多公斤而已。

    很科学吧?物质守恒啊!一天奔跑数十公里还不累,支撑这么个身体当然要更多的资源。平时的能量当然也要储存到身体里一共不时之需,如果不幸受伤的话,吃饭也是补充修复的好方法!——而赛博坦还算是布尔凯索人里吃得少的!毕竟只有一米六嘛……

    到了吃饭的时候了,那赛博坦就不能继续在家里宅着了。赤裸上身虽然算是作战时候的姿态,不过那是吓唬吓唬人的。穿上衣服的赛博坦打算出去买点吃的——

    他吃的东西比较简单,也不打算开火。5公斤面包夹5公斤肉干就行,为什么只吃这两样?那也是有原因的。

    英伦三岛著名大菜。

    1、香脆蜘蛛腿

    2、红烧牛杂

    3、仰望星空!

    卧槽一个比一个不能忍啊,而且这还是享誉整个英伦三岛的美食——剩下的更TM没法吃。清水炖土豆,往水里撒把盐就算是食物了。整块的土豆啊,你让人怎么吃?搞得赛博坦距离疯子只有一步之遥。食物,将会是最优先解决的问题——

    相对来讲肉干和白面包就变成了最主要的东西。一天三顿饭,简直痛苦。

    开面包店的是个异种族——牛头人。赛博坦看得出来,这个身高依旧两米开外的牛头人,虽然肌肉和身体素质依旧。但已经不再是为了战斗而生的战斗种族,鼻子上已经有了鼻环,象征着对人类世界的屈服。虽然依旧是自由人,但是就跟犹太人在欧洲一样,虽然有居住权却没有安全感。

    “我要买面包……和肉。”

    赛博坦来到了这间看上去十分干净的面包店,仰起头对那只牛头人道。

    “哦,哦哦哦……稍等。”牛头人向四周看了半天,最终低头找到了声音的源头:赛博坦。一米六的身高实在是在它看来有些过分的矮小了:“这位……哞……尊贵的人类小姐?你要……哞……些什么?”

    “……瞪大了您的牛眼看清楚了,谁是人类小姐?”赛博坦乐了一下,老实这十几年来相对于这些普通人类,他和牛头人打交道的比较多。

    “哞?——”牛头晃了一下,不解的问道:“呃,我哪儿错了?”

    “第一,我不是小姐,第二,我不是人类。”赛博坦拍了拍胸口,大拇指一比:“老子是男的,还是个布尔凯索人。”

    “……哞……哈哈哈,小姐真会开玩笑。”牛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蹲下了身子——和赛博坦一边高!“哞……我们家已经三代居住在人类城市里了,你看我的口音都已经和人类差不多了。你认为,我会搞不清楚男和女么?我的审美观点都快和人类差不多了,小姐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而且……哞。我读的书少,你不要骗我。布尔凯索人?——我们家祖上可是艾尔岚牛头部落里的,战败当了奴隶才在这里生根发芽。你认为……哞,我会不知道布尔凯索人是什么模样?”

    似乎,牛头人以自己的审美观念和人类差不多而为荣……已经被文化侵略了么。

    由于是便装出门,所以也没带双手剑也没带护肩,看起来真的像是个飒爽的漂亮女孩——下次看来不论去哪儿都得带着剑了。

    “……”这年头连牛头人都瞧不起自己啊:“算了,我也不多了……我要……嗯,五公斤面包,五公斤肉干。”

    “……干嘛?家里来亲戚?”牛头人不解的问道:“吃这么多?不怕坏了?”

    “我一个人乐意,你管得着么?真是的——买东西你就卖好了,有钱不赚啊?”

    “当然不是,不过本着良心我不希望我的食物被浪费,哞……”牛头人一瞬间形象高大了起来,最起码也是个社会的好公民:“一公斤面包两个第纳尔,小店经营我只收铜第纳尔。肉你要什么?牛肉15个第纳尔一公斤,猪肉10个第纳尔一公斤,羊肉最近涨价了,12个第纳尔一公斤。”

    “……你还卖牛肉?”艾尔岚的牛头人他不吃牛肉啊!

    “多新鲜?”牛头人白了赛博坦一眼:“你们人类快饿死了不吃猴子?连人都吃!闹瘟疫那两年老爹领着我见的多了——差点连我一起吃了!喏,你到底买不买?”

    “呃……买,那就牛肉好了。”不买就饿死,但问题是……

    赛博坦也知道了点东西,就是他手里的是硬通货。基本都是金子,而现实世界也不可能1个金币等于一百个银币等于一万个铜币永恒不变。

    “我没零钱……”

    “我可以找给你。”

    “那就好办了——喏,一个金特兰塔能换多少第纳尔?”

    “……哪儿来的大小姐?”牛头人看了一眼赛博坦,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过没啥恶意:“不多要你的,现在的市价你自己去公正所看,一个金第纳尔……”

    着,牛头人接过赛博坦的金币,咬了一口听了听响声。点了点头之后才继续道:“哞……可以换20个先令或240个第纳尔。喏,给你找钱……12个先令11个第纳尔……算了,直接找给你13个先令好了,下次要败家记得再来啊。”

    着,牛头人快速的将一个小破麻袋掏了出来。往里面娴熟的扔已经量好重量的肉和面包,最后……

    把第纳尔也一起哗啦啦的扔了进去。

    “自己数一下吧。”牛头人擦了擦手。

    “……我,把钱和食物放在一起……你脏不脏?”赛博坦很惊讶。

    “???”牛头人更惊讶:“脏什么?钱多好?”

    “……这么狠?”赛博坦心这掉进钱眼里的牛。不过不论如何,这间小小的食品店算是给他介绍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以及卫生体系:“有酒么?”

    最终,赛博坦在牛头人一脸鄙视的目光中,拿着一个先令买的两瓶葡萄酒附赠一小木盒鱼子酱走人——东西真的真的都很便宜!如果只吃面包的话,今年什么活都不干就可以。

    回到鸡院,天气太热了,毕竟回到了木屋里气温高达零上五度。赛博坦觉得不爽就脱掉了上衣,反正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论前世今生都是这个样子,不能因为这辈子变“漂亮”了就忘记了自己的男儿本色——邋遢。

    准备开吃。

    自己的木头门却被敲响了。

    “谁啊,这么缺德……”肚子饿得咕咕响,赛博坦却只能去打开房门——其实没开门他就已经知道了,因为隔着好远就能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类似劣质香水的味道。不用,是鸡术工作者。

    “有什么事情么?”果然,面前站着的是个鸡术工作者。老实看上去挺漂亮的,就是身上的这个味儿啊……

    “我这位小姐,有啥事么?”赛博坦开始装熊,碰到自己不想接触的人或者物,就以一种野蛮人的语气话——比起和牛头人话时候的轻松,现在他的声音沙哑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浑浊闷楞。

    也不理睬对方,直接走回了自己的破木桌前,死开软软的面包——一口塞进了嘴里,大嚼特嚼。

    吃相相当的野蛮人,和长相根本不成正比。

    “呃……”很明显来话的鸡女也十分的为难,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最终职业道德和职业进取心占了上风,她毅然决然的——拉开了自己胸前的纽扣,半露酥·胸,裸·露大腿,颇有些一秒变装的感觉。气质一下子从普通女人变成了风尘女子:“你好啊小弟,我叫渟芳——我看你住在这里也有一天了,为什么不招人陪陪你?”

    语气有些僵硬,声音有些奇怪。

    为啥感觉对方虽然有职业进取心,但是却完全完全……没有职业技术呢?连个笑脸都没有么?

    “你……”赛博坦看了看对方,敏锐地发现了个问题:“在这里没有朋友吧?”

    “诶?”

    赛博坦已经开始吃第二公斤面包和第二公斤肉干了,灌了一口美味的葡萄酒,真的好饿啊:“没人告诉你我是谁么?”

    “……有钱人?”

    “呃……”

    对方是真够直接的啊,赛博坦弄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你究竟……哦,是工作了是么?”

    “工作?……也差不多。”女人的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她叹了口气坐在了赛博坦身边不远处。双手拄着桌子,有些感慨的道:“喂,小哥,如果你今天晚上不打算(消音)我的话,能不能帮帮忙?给口饭吃?——我很饿。”

    “这……”赛博坦看了看对方,心要不然待会出去再买十公斤?“想吃就吃吧——”

    老实赛博坦对对方没什么好感,因为他看到了在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事情——这是个战争不断,却因为战争而欣欣向荣的世界。物质开始发达了起来,没有人会有手有脚却吃不饱——这不算是个最好的年代,但是却应该也不是个最坏的时代。干什么不是吃饭,非得干这个?

    真是太三俗了!

    ……呃,处男了十六年了。一丁点相反都没有,不太现实。

    “谢谢——我就知道这些你吃不了。”对方马上眉开眼笑了起来,不知道赛博坦在腹诽些什么,她马上拿了一块面包和肉干。“好心人,你叫什么?我叫渟芳……”

    “你刚刚介绍过了……”不会是梅毒引起的记忆混乱吧?赛博坦开始注意起了对方:“我?我叫……赛博坦。”

    “哦……小哥叫赛博坦啊。”也不顾自己的容妆,看起来真的饿得不轻:“谢谢你给我饭吃,没有客人……就没有收入……呵呵,实在是太饿了。”

    很熟啊,还拿了赛博坦的酒来喝:“哪里人?我是艾尔岚南郡人。听口音……你也不是本地人吧?”

    “同样艾尔岚人。”聊着聊着赛博坦的戒心因为对方是个女人而渐渐减少:“布尔凯索人。”

    “布尔凯索人……好耳熟。小时候听过……”渟芳思索了起来,不过却苦笑着摇了摇头放弃了思索:“离开家这么多年了,好多事情都忘光了。故乡啊……”

    然后,女人开始滔滔不绝地起来艾尔岚的风光——她记忆中的风光。了差不多三十分钟,终于已经到她三岁了。

    “我记得我三岁那年,去过一次柏林顿,哪里好漂亮啊。不比卡那封差……”

    “哦……这个啊,柏林顿我记得是去年被娜迦洗劫了一次。”赛博坦思索了起来,总是一个人呆着是会发疯的。虽然不能啪啪啪,但是聊天还是不错的——他该吃的都吃完了:“损失不算大,不过也挺惨的。”

    “呵呵……我还以为你吃不完这些东西。”看着赛博坦开始剔牙,渟芳反而不好意思了起来:“实在的,我以前可不是做‘这个’的!——我可是个纺织女工。”

    着,渟芳把剩下的板块面包和多半块牛肉……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也不嫌脏啊?

    “……”赛博坦撇了撇嘴,不过也没什么。对方看到了赛博坦没什么但是表情不善,也尴尬的笑了笑。

    “我这是带回家给自己孩子吃……”

    “……你有孩子?”赛博坦更惊讶了。

    “多新鲜?”这句话莫非是卡那封当地语言?这位同样是艾尔岚的妹子道:“我有个女儿,今年七岁了。很漂亮哦——要不要给你当童养媳?”

    “……谢谢,我就是逃婚逃出来的。”赛博坦酒后吐真言,不过马上就闭上了嘴绝口不提——已经在考虑杀人灭口了,当然只是想想,又不犯罪:“你以前是纺织女工的话……”

    “嗯,我被工厂赶了出来。”妹子无所谓的摆摆手,豪迈的道:“干什么都能挣钱!这个也挺轻松,躺在床上就可以!就是……以后对孩子可能不是很好。我已经很久不敢亲她了。”

    “……”有点可悲了怎么办?赶紧结束这次对话:“对了,刚刚都在你——”

    赛博坦笑了笑,打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你知道我是谁?”

    “?你一开始不是了么?艾尔岚的布尔凯索郡人。”

    “布尔凯索不是郡。”赛博坦指了指一直放在手边,但是被苫布遮掩起来的双手剑:“布尔凯索是部落。我,是个战士。伟大的不朽之王是我的直系祖先,杀死邪神的鲜血在我的体内流淌——我胸口的是我氏族的纹身,不是你所的什么娈童印记。怎么……你怕了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