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概率学、人品、脸
    蹲在城门外,赛博坦还真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办。当初只是想着决不能再跟个女野子生个小蛮子,否则自己穿越者的这辈子就算是白搭了。自己今年才十六,还打算向未来奔一奔,没有发展异界大西北的高尚情操,也不打算为了异界封建社会甘愿做一颗蛮子螺丝钉啥的。

    可是凭着一腔热血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赛博一路南逃到了世界……发现也不是很文明嘛。颇有些终于跑到了美国的凤姐的感触,发现自己还是得老老实实的擦皮鞋才能活,和国内没什么两样,不是跑到了文明世界自己就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了,该自己奋斗的还得自己奋斗——

    结果自己一瞬间就被奋斗了——毕竟城门官也得养家糊口,不吃拿卡要似乎不符合他的身份,补贴家用什么的。自己这个外地人正好就是城门官奋斗的目标——羊毛出在羊身上。结果自己身上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坐在城门百米外石子路旁边,赛博坦长吁短叹——到了异界怎么跟刚下了火车又被扒手掏了似的?这种熟悉的感觉真是……亲切啊。

    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他就感觉他被人盯上了。

    蛮子虽然是蛮子,不过能在这么个高武高魔的世界里凭借自己的肉体混出个名声来,必然有过人之处。虽然是野蛮人不过布尔凯索人可不一样,人家天生就是反侦察的专家。似乎在血里面就有野兽一般的基因——不,应该是比野兽还要灵敏!

    猛地一抬头,一看又大约是百米之外。赛博坦马上锁定了一个人,凭借野兽一般敏锐的眼神他将百米外的那人看得很清楚。毕竟在野蛮人在丛林中都要能清楚的看到猎物在什么位置,野兽从什么方向袭击(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野兽躲着他们走)。更何况是站在开阔地上?

    反倒是被赛博坦锁定的那位主愣了一下,毕竟他才刚刚开始观察赛博坦,只是发现他很特别而已。万没想到对方马上就感觉到了——这是个什么东西?猫头鹰变得?

    盯着赛博坦看的这位主看上去就很不一样了,身高大约有个一米八左右。脸色红晕而富有光泽,年纪三十岁上下。看上去和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或者压根就是一天两顿饭的饥民不一样。而且他穿着一身看上去十分带感,很具有后中古世纪风格。一身虽然破旧但是擦的很亮的板甲穿在身上,下半身穿着类似锁甲的裤子也算利于行走。外套一件大氅,看上去是皮质的。就是……依旧摆脱不了时代局限型,在这个注重面子的年代里,一个露面式头盔夹在腋下。腰间的佩剑看得出来……这身行头,是个佣兵吧?

    这年头佣兵一个比一个多,有正规的佣兵服务于国家、领主。这种基本就属于学而优则仕,当上了国家公务员。另外一种佣兵则是自称为冒险者,个别臭不要脸的还自称为勇者,四处明面上敲锣打鼓冒险,暗地里打家劫舍——这就算是下海了。

    虽然赛博坦不知道,但是面前这位第一身上的盔甲没有刻上家徽或者印记,第二游兵散勇看上去就不是个国家公务员,一定是单独的冒险者或者私人佣兵团。

    中年男子本来只是稍微对赛博这个长着张娘炮的脸稍微有点感兴趣,但是现在看着赛博坦那锐利赛过野兽般的目光——他现在已经想要找赛博坦搭话了。

    往前径直走来,中年男子来到赛博坦身边。将腰间长剑别了一下,半蹲了下来。

    “你好啊……兄弟。”听口音似乎并非本地人,但是赛博坦这个“蛮子”更是什么都听不出来了所以也不在意:“刚才看你的样子,似乎你想要进城?”

    “啊……是啊。”赛博坦看着比自己年纪大一倍的人上来就称呼兄弟,根据上辈子的经验就知道对方肯定有所图,或者江湖规矩?“可惜……我没有户口,又是外地人,不让我进去。”

    着,赛博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怎么办?人生地不熟连当地话都讲不好,这不是等着被人黑么?

    “哦……这个倒是难办了。”摸着下巴上的三绺胡子,中年人开始打算怎么利用一下赛博坦。不过先试探试探对方应该是没有错的。嘴上着难办,但实际上中年人知道这事儿好办得很。尤其是他这个身份经常和城里的以及打交道,送个黑户进去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这个黑户看起来很有利用价值——最起码,此君长相不错,不论是男是女卖到八大胡同都能赚一笔。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哦?”赛博坦一听似乎有戏唱——虽然怕被人黑,但是完全不接触外界的话那就是自闭儿。所以明知道被骗,也得看看对方是怎么骗自己的:“大哥您怎么称呼?”

    “我?啊哈哈哈——算你问到了。”异界的老外也很豪迈和外向,当即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戴高帽子:“我是伟大战士玛兰德的后裔,你可以叫我小玛兰德,是玛兰德佣兵团的团长。”

    一张口就是一大堆重复的专有名词,三十多岁的小玛兰德问道:“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赛博差点唱出一句,稳了稳心神,他照实回答:“我从北面来。”

    “哦?嗯……你从苏格岚来?”

    “不,我从艾尔岚岛来。”赛博指着西北方向,道。

    “哦……哪里的生存环境是不怎么样啊。”撅了撅嘴,玛兰德心这个可以绑一票——家离的可是够远的。而且玛兰德盯着赛博坦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对方长得精致,属于那种耐看的男孩。别是关了灯,就算开着灯也无所谓的极品啊!“艾尔岚,我曾经去过几次,不过都只是护送任务而已,哪里的蛮族实在是太厉害了……”

    “哦,谢谢。”

    “?”不知道为啥赛博坦要道谢,也许是对方以为自己在夸奖其生存能力吧。玛兰德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会做什么?也许我可以帮你在城里找个工作。”

    赛博坦心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哪儿那么多好人啊?就算是有自己也碰不到!更何况在森林里活了十六年,身上布尔凯索人的血告诉自己:自己面前的王八蛋正在设置一个圈套。

    “我?我叫赛博坦?地狱咆哮?布尔凯索——你可以叫我赛博,我的名字意思是”赛博坦站起身来,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义正言辞的出了自己的名字。

    “哦,叫赛博坦啊,好名字……等等?”忽然之间,从小开始在佣兵界混的玛兰德愣了一下。刚刚还笑着的脸马上撂了下来:“你……你有姓?姓什么?”

    “布尔凯索。”这年头有姓的都是牛13人物,向面前这个所谓“伟大的战士后裔”玛兰德,就是连个姓都没有的家伙。而赛博呢?有名,有姓,还有自己的氏族:“我是伟大战士亚森的儿子,不朽之王的后裔,地狱咆哮氏族的族人,布尔凯索人。”

    “……劳驾,您老人家再一遍?”玛兰德面沉似水,又问了一遍。

    赛博坦就又了一遍。

    “……哦,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真不识抬举。玛兰德撇了撇嘴,心对方真是有够不要脸的,自己是谁不好,偏自己是布尔凯索人?你要真是布尔凯索人老子吃翔三斤还带直播的!布尔凯索人有长成你这幅德行的?少也得有个两米开外吧?体重好歹也得有个一百公斤吧?那肌肉好歹也得看得出来吧?你你呢?长得跟个娘炮似的,还跟我提……

    玛兰德抬腿就要走人,不过他还是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因为他发现在赛博的身背后一直背着的一个布袋忽然脱落,咣当一声砸在地上出了金属的音。直接把地上的石字路砸出一个小坑来——

    “……??”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赛博坦马上装纯,是他故意让身后的布袋掉下来的。其实也没什么,连一身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只带了自己吃饭的家伙。

    两把双手剑,也不重,一把二百来斤。也不长,差不多都有赛博坦那么高。这么重个东西掉在地上砸出个坑来,可是原来赛博坦背着的时候一丁点都没有显出来累或者负重的感觉。恰恰相反,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将两把长剑拿了出来,不再用苫布包裹。

    他算是看出来了,哪怕他不想惹事,也有一大堆事儿找上门来!面前这个叫玛兰德的也算是客气的,估计是考虑到就在城门边上影响不好。所以,赛博坦就不再掩饰了。

    两把双手巨剑背在身后,并且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时值初冬,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左右。然而赛博坦却毫不在意——自从当了蛮子之后他就发现他十分的抗冻!露出了胸前正面纹身的布尔凯索部落战旗——小时候刚生下来没几天的时候刺的,那叫一个疼啊!还不打麻药。

    虽然长得稍微受了一点,但是性格却很顽强。赛博坦将唯一携带的两个海龙牙护肩戴在了肩膀上——这是他黑他老爹老妈的装备,被活活打了一十六年,不拿点什么就走简直对不起天地良心!问题是他老爹穿起来像是坎肩,他穿起来就跟护肩没区别了。

    “你……”玛兰德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你你你……你真的是布尔凯索人?你这个……武器能给我看看么?”

    “……除非我死了。”赛博坦毫不客气的回绝了对方。

    “哦哦哦,不好意思实在是有失身份的话题,我道歉。”看赛博坦脸色还算正常,玛兰德赶紧低头致歉——其实是否是钢铁制作的,从外表看一看就能看出来,质地不同。同时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两把双手件把石字路砸出两个坑来:“可是,真没想到啊,布尔凯索人……竟然如此的……精致?”

    想了半天凑了个词出来,尽量不把对方的神经刺激到。

    “啊,没错,在我们部落我算是一级甲等残废。”

    “……真诙谐,啊呵呵哈哈……”玛兰德撇了撇自己的两抹小胡子,马上计划就改变了。他决定暂时不把对方卖到八大胡同了,先笼络到自己身边再!周围围观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毕竟第一这里有个长得像美女的男孩光着上半身。这个年头虽然在蛮族部落里连个P都不是,但是在文明世界里……众所周知,文明世界一点都不文明,本来挺干净的事情,心脏心歹毒的人就能理解出异样的意思来。

    “你想进城?我……就好人当到底!咱们的见面必然是圣光的安排。命运的恩典——来来来,跟我来,我带你进城——”

    刚刚还要走人的玛兰德马上热情了起来,所谓无利不起早,他拉着赛博的手就要往城里走。

    顺道还偷偷摸了摸赛博身背后用肩膀背着的两把双手剑——果然是真货!并不是架子货!

    “哦?谢谢你,好心的陌生人。”赛博坦也乐得装作一个蛮族的样子,把变声期的嗓音故意变沙哑,这也是他日后一辈子中音沙哑嗓子的原因——此刻,他摇了摇头道:“但是我不能无故接受你的好意,布尔凯索人从不欠债。”

    “……你不进城你打算怎么办?”

    “我听这附近野生猎物不是很多,所以我打算去山谷里看看有没有熊可以欺负欺负,吃掉它们!”

    “欺……好吧。”到底是野蛮人的脑子,玛兰德心对方的确缺根筋——不过这种人也最好骗:“不过你已经来到了城外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报答我的话……你不是布尔凯索人么?”

    “当然。”

    “那就帮我打打猎什么的吧,狩猎你总会吧?”

    “这个你放心,我们族人八岁的时候就必须要能够单独狩猎巨狼了,这个简单。”赛博坦尽量把自己表现成一个智商不超过三十的蛮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